读来读往 > 玄幻魔法 > 婚霸豪门 > 013 大0结局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婚霸豪门

作者:君君小舍

013 大0结局

    钟灵与沈悠然订婚那天,正月初三,诸事皆宜,难得又是个好天气,无风无雪,太阳当空照。乐-文-【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钟、沈两家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光临这对准新人的订婚宴席,宴席从中午吃到了晚上,一直热闹到深夜。

    两家父母一起出资为小俩口购置了新房新车,新房位于电视台附近新近开发的高档楼盘,周围交通便利,就是离刑警队远了些,沈悠然无所谓,凡事以钟灵优先,钟灵过意不去,全权接下新房装修设计工作。

    订婚后,钟灵和沈悠然还是住在钟灵租住的公寓里,过年期间,沈悠然趁着年假带钟灵出去玩了一圈,回来后工作繁忙,把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扔给钟灵照应,钟灵业余时间多,装修请专业的设计团队,她只需要负责给予意见并提前预约采买后期的家具等琐事。

    “甜心已经给你预约了欧洲那里的老牌子雕花大床,溪流会送你整套神兽的毛制成的床上用品,雪柔会从瑞士那里订购你喜欢的摆件,我承包了你飘窗阳台的组合藤椅,至于向左他们,都直接折现,啧啧,你这装修真省钱!”

    宋甜心和傅胤丞还在高地未回来,宋溪流和傅奇迹去了南美见女方父母,任雪柔和傅津北去了瑞士度假,唯独裘好运和傅奇迹留守在港城,原因不无其他,拜傅奇迹这个老中医所赐,最难怀孕的裘好运反倒最先怀上了!

    裘好运怀孕一个多月,满打满算就是她和傅奇迹同居一个月后中奖的,傅奇迹让她停薪留职待在家里保胎,她万分不同意,奈何架不住双方父母劝,逼不得已办理停薪留职,闲来无事待在娘家。裘好运和傅奇迹已经领证,只不过婚礼必须排在十月份,等她生完孩子与姐妹淘一起穿婚纱,傅奇迹拿裘好运没办法,孕妇为大。

    钟灵空闲时就会来看裘好运,知道裘好运闲在家里无聊,就把新房的装修问题拿出来与她一起探讨,裘好运财会出身,自然背着傅奇迹接过钟灵的装修预算问题。

    “喂,你说得好像你们结婚我不用还礼似的!”钟灵削平果,手速快,一会儿就剥掉了苹果皮,之后她切片,一片片搁在小盘子里,全部处理完才递给好友。

    裘好运心安理得享受一盘子的苹果片,苹果甜滋滋的,咬在嘴里脆甜,“这日子真无聊,要不是你来串门,我都快要疯掉了,想想还要忍受八个多月,我就醉了。”

    钟灵呵呵一笑,直接用手拿苹果片,“你换个角度想,八个月后,你孩子出来一下子有那么多干爹干妈,而且将来还要许多的哥哥姐姐疼,多划算!”

    裘好运眯眼,幻想钟灵说的场景,仔细一想,似乎确实挺好,“哈哈,好像是这样,喂,小灵,你也快点要孩子吧,反正沈队长养得起你,你离开电视台一年半载也没事,地位若是动摇,直接跳槽呗,甜心和胤丞哥联手创立的女性娱乐大厦正好缺人,你去就是活招牌,待遇杠杠的。”

    钟灵摇头,她有自己的想法,“合作可以,给他们打工我不干,我考虑转幕后,幕后制作人也不错,我对这块挺有兴趣。”

    裘好运也就说说而已,她羡慕钟灵的洒脱,她就不行,她父亲大人曾是博恩集团的首席财务总监,经手集团重大经济决策,即使退下来也常被人惦记,为了确保秘密不外流,她替父上阵,继续接手集团的财务工作。他们裘家算是彻底卖给傅家了,现在她又怀了傅家的第四代,这关系就更加牵扯不清。

    傅奇迹升级做了爸爸后每天晚上五点准时下班,周末更是全天休息,病人不重要,现在老婆最大。

    裘好运见他回来照旧一通无厘头的抱怨撒娇,傅奇迹习以为常哄了半小时,“郁闷的应该是我,我单身多年,一朝开荤还没尝够就要变回一年苦行僧,你心里苦,能苦过我吗?”

    裘好运竟然无言以对,也算是败给他了。

    “老婆,满三个月后,我们回香山住一段时间怎么样?”

    “我是没问题,不过沈小福怎么办?”

    “小福好办,林小白把它带回洱海客栈,这段时间不会回来,咱妈早就考虑到这些,为了俩家人都放心,别墅里外都清洁消毒了几遍。”

    “嗯,那行,到时你记得给我打包行李就行。”

    “不需要如此麻烦,别墅里为你准备的东西一应俱全,我们什么也不用带。”

    晚上睡觉前俩人杂七杂八聊了许多事,裘好运白天睡多了,晚上反而不困,越夜越精神,傅奇迹就拿出字典与她一起想名字,傅奇迹负责挑选,裘好运负责记录,之后整理出来给所有长辈参考。

    千里之外,高地。

    傅胤丞与宋成彦下了一个下午的围棋,结局自来不用说,傅胤丞输了,毕竟准岳丈还未松口同意他和甜心的婚事,他自然要力求表现,母亲电话里和宋叔口头约定是一回事,关键人物还是他自己,做人女婿小三代,理当要摆正态度。

    圣诞节前夕,甜心和他一起回到了高地古堡,甜心这丫头一回家就如鱼得水,白日里几乎看不到她的影子,竟然比在港城还忙碌,徒留他一人待在古堡里陪宋成彦,晚上空闲时他要处理港城传来的工作,甜心倒是不来打搅他,碍于这里是女方家,他又有求而来,于是恪守本分,每晚老实睡在客房里,除非甜心从楼上自己下来找他,那就另当别论。

    这天晚上,他洗漱完穿着浴袍坐在书桌后处理工作,正在与林小白视频通话,盥洗室里就传来咚地一声响,他眉目微动,林小白以为自己说错话,汇报的动作陡然停下,他勾唇示意小白继续,眼角余光却随时关注盥洗室门口的动静。

    须臾,窈窕的倩影从盥洗室门口闪出来,傅胤丞心口一窒,立即掐断与林小白的视频通话,迅速在键盘上打了几个字,然后利落合起笔记本,起身离开书桌走向斜靠在门口盯着他笑得嫣然的女人。

    甜心穿了一件黑色的性感睡衣,披散着长卷发,漫不经心地靠在墙壁上,美眸却直勾勾地盯着他,不时轻咬唇瓣,诱惑勾引十足。

    她拨了拨卷发,嬉笑一声,“不开会了?”

    傅胤丞独守‘空房’一个多星期,况且他一向经不起甜心的勾引,他一把掐住她的细腰,俯身攫住她的红唇,狠狠蹂躏了一番才放开,“心心,我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你白天忙得不见踪影,晚上却来勾引我,我要是因此丢掉集团总裁的工作,以后你养我?”

    甜心咯咯一笑,堪堪被他一吻,她的身体就自动瘫软无力,果真被他养叼。她蹬腿一跃,跳到他的身上,像一只树袋熊一样紧紧攀附着他,双手圈住他的脖颈固定住自己,主动向他索吻。

    “我可不是故意的,亲戚一走就来找你了,我讨厌被你闻到身上的血腥味,再说你若是为了我丢掉工作,丢就丢吧,我养你,你负责在家照顾孩子。”

    她柔柔解释,久未回来,自然有许多要事等她亲自处理,再加上母亲那头的亲戚需要碰面,她忙得脚不沾地,反正留他在古堡不会有事,父亲待他可比自己亲。

    孩子?

    傅胤丞抱着她落座到床沿,闻言一瞬也不瞬盯着她,“你想要孩子了?”不能怪他惊讶,这丫头曾经标榜她自己还是个孩子,所以一而再再而三推脱他的求婚,此刻竟然语气自然和他谈及他们的将来,他可耻地受宠若惊了。

    “奇迹和好运有了宝宝,你是大哥,我们不能比他们太晚。”甜心顺势扑倒他,小手自发去解他的睡衣,把他的睡裤往下拽,“抬高点!我不好脱啦!”

    傅胤丞哭笑不得,抓住乱动的小手,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一边吻她,一边主动脱掉睡衣,须臾,他掀起被子盖在身上,挡住被下的春光,“就这个原因?”

    甜心伸手摸向她想念已久的裸背与腹肌,分开腿搭在他的腰上,呢喃私语,“我当长辈了,发了好几个红包,那些贝比抱在怀里好可爱,软软的,香香的,我忽然就想为你生几个,我负责生,你负责养好不好?”

    天使的容颜,令人疯狂着迷的身材,长长的栗色卷发与白色床单形成强烈反差,她昂着头,美眸蕴着水光,小脸蛋羞红,甜美的模样饶是圣人面对此情此景也会疯狂,何况是禁欲一个星期的他!

    他极力憋住一触即发的自己,眼睛眨也不眨与她对视,脑海里蹿过许多事,不知道先要问哪一件,再开口时才发现嗓音竟然变得嘶哑,“宋叔同意我们结婚了?”

    甜心受不了身体里不断涌出来的渴望,嫌弃身上的男人罗里吧嗦追问无关紧要的事,她直接夺回主动权,撩骚他,“小丞哥哥……有事待会再说……”

    傅胤丞瞬间破功,再铁石心肠的男人遇到柔情似水的女人也会被化成绕指柔。

    大约过了许久,直到俩人酣畅淋漓床铺的晃动才止住。甜心累得趴在床上,傅胤丞伸手把人纳入怀里,亲吻她汗湿的额头,“心心,要不要抱你去清洗?”

    甜心嘟囔了一句,往他的怀里拱了拱,“别试探我,我说生孩子就是生孩子,我都安排好了,明早我的律师会过来,你要被迫签署一些婚前协议,我是家主,我的婚姻我自己说了算,我爹地答应不答应真的不重要——啊——”

    被戏耍了的傅胤丞只觉得这几天他都白操心了,敢情只要这丫头同意婚事就行,他为此还谨言慎行了一个多星期,想想也是郁闷得想要挠墙,他可不敢生气,不过还是有法子治一治顽皮的她,这不一听到婚事可以定下来,他哪管签字的问题,直接一个翻身,撩起身下人儿的腿,再次上阵疼爱。

    “小丞哥哥……你轻点……”甜心有愧,即使她的男人再爱她宠她,在床事问题上,她始终不是他的对手。

    傅胤丞低头亲吻她的美背,加速挞伐的力度,“不重点你不老实。”

    又是一阵翻云覆雨,俩人精疲力竭后直接沉沉睡去,直到日上三竿才醒来。

    律师在客厅已经恭候多时,甜心和傅胤丞一起出现时,律师已经喝了好几杯奶茶,跑了好几趟洗手间。

    甜心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示意律师直接把一系列文件拿出来,傅胤丞接过后只匆匆扫了几眼文件名,然后就直接翻到最后签名的地方签下大名,总共十几份文件他只花了几分钟就签好了字。

    律师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顿觉他自己一点用场都没有。

    甜心笑着打发走干瞪眼的律师,身子前倾,靠到傅胤丞肩上,“你也太不上心了,就不怕我卖了你?”

    “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我要娶的是你,不是你的财产。”傅胤丞伸手揽她入怀,抄起她就抱坐在自己腿上,“你有你自己的事业王国,我也有我自己的工作,婚后这些事情通通交给你处理,我们昨晚约定好了,我负责照顾孩子,你负责养家。”

    甜心甜甜一笑,她看中的男人果然不错,她握住他的手,与之紧扣,“文件会有电子档发到你的邮箱,不管我骗不骗你,你还是要抽出时间看一看的,毕竟我把我们孩子的教育基金都交给你打理,你这个监护人不看不行。”

    傅胤丞回忆刚才那几份文件,也不吃醋,好脾气地应下,“好,我会抽空看的。”

    几天之后,傅胤丞父母飞到高地,男女双方父母正式约谈婚期,原本甜心戏言和闺蜜她们一起举行婚礼,现在她又改变想法,准备提前到五月份,如果期间有了身孕,五月份的港城不冷不热,举办婚礼再好不过。傅胤丞完全没有任何意见,他巴不得早点结婚,省得夜长梦多。

    甜心做事果断,但凡下定决心达成某个目标,她都会不择手段全力以赴。为了要孩子,她几乎寸步不离傅胤丞,更是咨询了顶级妇产科医生相关问题,要不是傅胤丞不同意人工授精方式,她其实想要生双胞胎的。

    “亲爱的,听我说,你身体指标各项正常,人工授精太辛苦,生孩子讲究缘分,如果我们命中注定有双胞胎,那么我们就不要急,我也不想你第一胎就这么辛苦,你年龄正好,我精子质量恰是最成熟期,我们不急,慢慢来,好吗?”

    “好吧,那我听你的。”

    两个月后甜心顺利有孕,为了遵循习俗,未满三个月前她都待在古堡里,傅胤丞变成了大忙人,既要安排港城的婚礼,又要处理集团呈报上来的工作,多数时间他都是陪在老婆大人身边的,偶尔飞回港城一两天,之后又迅速飞回高地。

    甜心和好运通电话,好运笑着揶揄甜心,“你这丫头技高一筹,听说白若曦主动辞职了,临走前和咱们总裁见了一面,俩人在会议室里谈了好久,白若曦出来后两眼红通通的,可把我们集团一众未婚男青年心疼死。”

    这事甜心知道,傅胤丞与白若曦谈话后就知会过自己,“我并不是为了白若曦才这么快结婚怀孕的,她不值得我这样做,当然我不否认她在其中做了催化剂,说到底还是我自己想要孩子了,早点生完早点恢复身体……”

    俩人久未见面,视频通话了将近一小时才结束,裘好运那里傅奇迹催了好几次,要好运早点休息,甜心这边,傅胤丞委婉要求她早点结束别忘了接下来还要例行产检。兄弟俩忙着照顾各自女人,都没时间叙旧,只寒暄几声就掐断视频。

    “老公,我的伴娘团你找了谁?”好运肯定不行,钟灵酒量一般,津北不让雪柔喝酒,这样算下来只有胤雪了,可是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傅胤丞早就安排好这件事情,提前对甜心透露也没什么,“我把这事委派给我们集团公关部员工,她们会处理好的。”

    甜心‘哦’了一声,仔细想想傅胤丞这样安排也挺好,准新人不宜喝酒,伴娘团要被炮轰,让专业人士接手,她就不用担心后续不必要的麻烦。

    另一边,同在欧洲大陆的任雪柔却不高兴了,她拉长着一张脸,坐在壁炉前生闷气,罪魁祸首傅津北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眼角余光却投给了闷闷不乐的傻姑娘。

    几分钟后,任雪柔扭头看向傅津北,见他一副‘不知悔改’、‘无动于衷’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唰地站起来跑过去,抽走他手里的书,气咻咻地往他怀里一坐,张嘴咬他的鼻子。

    傅津北伸手搂住她,同一时间避开她的嘴,下一秒把他的嘴送去,小丫头不配合,非要咬他的鼻子,他偏和她对着干,就这样几个回合下来,小丫头率先败下阵来,气得不停拍打他的胸口,耍脾气耍狠。

    “哼!哼!你这个大骗子!你一点都不爱我,你只顾着自己的情绪,丝毫没有为我考虑过,我给甜心当伴娘怎么了?!你为什么不同意?!我都还没嫁给你呢,你就开始管东管西,这要是以后我嫁给了你,我不是更没有话语权了……”

    “你会喝酒?”

    傅津北直接一句反问堵住了任雪柔的胡搅蛮缠,之后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一副‘你如果能够不醉酒我就听你的’笃定模样。

    任雪柔没心眼不代表傻,甜心和胤丞哥联姻,就冲届时到场的人士,伴娘肯定是要陪酒的,自古婚嫁习俗就是这样,酒席、酒席,没酒何来席?傅津北为她好,直接一开始否定她的提议,她还用不着得罪甜心,这样看来,好像、似乎、也许是她无理取闹了。

    理清前因后果,任雪柔抹不开面子低头道歉,愣了许久,最后想到去厨房烘焙糕点给傅津北赔罪,心动不如行动,正打算跳下他的腿,傅津北就禁锢住她的腰身,不让她动弹。

    “去哪?”

    她硬着头皮抬头看他,“饿了,想去烤面包,你吃不吃?”

    傅津北微微扬眉,小丫头眼珠一转他就知道她在算计什么,他勾唇一笑,抱着她站起来,“我确实饿了,不过不想吃面包。”

    与傅津北相处久了,任雪柔间接被他带坏,他这么一说,接下来的事自然不用说,哼哼,她又要被吃了。

    任雪柔醒来后天已黑透,她浑身酸软无力地在床上挺尸,被人翻来覆去烙饼,她要是还有力气那才怪呢!可恶的津北哥哥,自个爽快后就去冲了澡,一觉醒来后跑去书房办公,把她一个人扔在卧室。

    房间里暖气十足,她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就着趴着的姿势刷网页,看了一圈秀恩爱秀财富的无聊帖子后,她想了想,在搜索栏里打字——男友索求太多怎么破?急,在线等!

    自从俩人破戒以来,除了她每个月特殊那几天,他几乎每周都向她索求三四次,有时候晚上还不止一次,她虽然喜欢和他亲密,但是有时候吃不消他的频率,也曾委婉表示纵欲过度对身体不好,奈何他左耳进右耳出,想要就要,想来就来,完全不管她当下有没有心情,愿不愿配合。

    她拉不下脸去问好运甜心等人,更加不好意思去问母亲大人,毕竟还未结婚,这种事多少要低调一些,以前她就闷在心里,自我强行消化一圈完事,今天被折腾惨了,看到帖子里有人在聊那啥长短问题,她才有了想法发帖子。

    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在网上闲来八卦的众网友也是闲得发慌,很快就把她发的帖子置顶,那评论留言更是五花八门,看得人眼花缭乱。

    “楼主秀恩爱秀男票技能点a!”

    “楼主留个联系方式,你把你男票送给我行吗?!”

    “目测楼主年龄要么过了五十要么未满二十,要么就是男票丑得吃不下去,不过话说回来,灯一关就行啦……以下省略引经据典一万字。”

    “楼主装的一手好逼,哪有嫌弃自家男票能力强的?!乃不知道世上多少女人暗地里哭着想要换男人?!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评论越往下越糟心,任雪柔干脆关掉网页退出贴吧,算了,求人不如求己,她自己想吧,总归会有法子的。

    又在床上赖了大半小时,直到傅津北敲门进来唤她起来吃晚饭,她才不情不愿离开床,慢吞吞挪到卫生间洗漱,她裹着浴袍出来时就对上了傅津北意味深长的目光,她心下一紧,直觉不妙,身体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她昂首问他,“做什么这样看我?”

    傅津北没解释,只接过她手里的干毛巾为她擦拭湿漉漉的长发,“你动作太慢了,以后我们一起洗。”

    她:“……”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晚饭后,俩人下楼散步消食,在社区里晃悠一圈回到楼上,傅津北去书房处理工作,任雪柔怕冷,重新回到床上抱着笔记本写毕业论文,十点半,傅津北准时回到卧室上床就寝,奇怪的是,今晚他没有主动搂任雪柔,只低声吩咐早点睡。

    任雪柔眨了眨眼,没想明白他的异常,于是甩了甩头,下床跑进卫生间方便,然后火速出来回到暖和的被窝里,暗自激动,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然而没过多久她发现一个问题,没有他温暖的胸膛,她似乎难以入睡!她撇了撇嘴,厚脸皮蹭到他身旁,拱进他的怀抱,选择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入睡。

    孰料,傅津北抽出了他的胳膊,“小柔,我剁排骨太用力,胳膊到现在还酸,你乖乖的,自己睡。”

    任雪柔:“……”

    奇怪,他明明晚上散步那会还正常的啊。

    一连几天傅津北都没主动碰任雪柔,任雪柔高兴之余又有点苦恼,白天还好,俩人各做各的事,互不干扰;晚上就不行了,她被他养成了习惯,晚上不抱着他睡不着,这几天他平躺或侧躺,瞬间就进入深眠,连和她简单温存聊天的时间都没有,让她很是郁闷!

    女人不做那事可以忍受,若是不温柔安抚说情话可就受不了。

    任雪柔容易患得患失,她偷偷留了一个心眼,在傅津北白天出去时,她联系港城的人,却什么也没有探听出来,原本以为他公司出事或者家里有事,现在却什么也没发生,她思来想去,渐渐不安,他会不会心里出轨喜欢上了其他女人?!

    她又去上网搜寻相关资料,私下里一一对照傅津北的反常,却无法得出他是否出轨,最后她简单处理为男人也有那几天倦怠期。

    任雪柔会烘焙,但是很少做中式餐肴,她与傅津北在瑞士的这两个月,基本上都是傅津北包罗了她的三餐,她觉得心有亏欠,于是乎在网上下载食谱,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食材,每天晚上煲汤给傅津北。

    第五个晚上,傅津北放下手里的汤碗,质问任雪柔,“我身体没毛病,你天天这样给我大补,想让我内火旺盛留鼻血吗?”

    汤的味道一般般,毕竟按照食谱来没出错就很好了,傅津北不挑食,他心安理得享受小女人的讨好奉承,只不过他禁欲快两星期,今晚再不泻火估计他就得活生生爆血管了。

    任雪柔有私心,她昨天亲戚刚走,亲戚一走,身体浴火就旺盛,可惜昨晚傅津北变成了柳下惠,他没碰她,她害羞,自然不敢主动索求。

    此刻他主动提起这话题,她略带羞涩地笑了笑,“都说你们男人也有那几天,所以我特地煲汤给你补身体,再说前阵子那个……太频繁,我怕你伤了……”

    傅津北似笑非笑地摩挲碗沿,任雪柔最怕他这副样子,这男人不高兴和高兴时都爱笑,虽说从未对她拉下脸,但是她就是怕他这样,没来由地怕。她弄不清他的态度,索性站起来收拾碗筷,想着明天不给他煲汤了,她还是做自己拿手的烘焙得了,省得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收拾完一切爬上床已经快十一点,任雪柔打了好几个哈欠,躺下来找准舒服的睡觉姿势,下一秒就被傅津北给抱过去。

    她的机会来了,转过身体背对他,“北哥哥别闹,我好困,要睡觉!”

    孰料傅津北压根不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扳过她的身子覆上来,堵住她还要反驳的话,细细吻了一番才放开她的唇,“呵呵,小丫头和我置气呢?你在网上败坏我的名声,我特地给你两星期自由,怎么,现在还是不愿意让我碰?”

    任雪柔懵了,一道道天雷响在头顶,联系这几天他的反常,原来是这么回事!他偷看了她的上网记录!

    “你……你……你不尊重我!”良久,她出声指责,目露凶光。

    傅津北丝毫没有做错事以及不尊重他人**的愧疚感,轻松压制她乱动的双臂,不急不慢撩拨她,“是你自己没清空上网记录,我点进去就看到了,这不能怪我,好了,我们别为这事浪费时间,我为了照顾你的感受,已经给你放假十几天,你现在是不是要好好回报我?”

    任雪柔又气又羞,伦厚脸皮,她绝不是他的对手,他都开始对她上下其手了,还让她怎么拒绝?她本来就有想法的。

    后来的后来,床铺吱吱作响了一整夜,任雪柔被胁迫说了一夜的情话,情话模式大致如下——

    “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

    “喜欢……”

    “不厌烦了?”

    “不厌烦……”

    “随时随地允许我睡你?”

    “嗯……”

    跨过大西洋,南美的某地正值夏季,一处乡间庄园里,七八个汉子在果园里摘果子,其中有五人都是五十开外的人士,他们打扮朴素却眼露精光,绝壁不是等闲之辈。傅津南穿着灰扑扑的工装立在这群人中间,他在这些人面前没有话语权,老实巴交地推车跟着他们行进的步伐。

    “操!操!操!”一名个子如山高的壮实男人唰地从树上跳下来,咋咋呼呼地拍打着身上的衣服,“想当年爷爷我叱咤五大洲七大洋,如今被一毛毛虫吓得屁滚尿流,唉哟,我去!”

    “山姆,好汉不提当年勇,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就别再把陈年旧事拿出来唠嗑,我耳朵听得都快长茧了!”第一个反驳山姆的人自然还是尤里,尤里还是和当年一样,器宇轩昂、玉树临风,即使年过五十,风采依旧。

    哈文、霍锡、秦风三人纷纷附和,“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我们就别在孩子们面前说起当年勇,不值一提。”

    宋曜棠最会来事,指望五位叔叔在外人面前给自己长脸,于是热络地凑到山姆跟前,先是羡慕夸赞了一番,然后请他们在说一次当年父母相识相恋的事,“别啊,山姆叔叔,我想听你们讲,每次我问爸妈他们年轻时的故事,他们都爱理不理,一点风声都不透露给我,要不是我姐对我说过一次,我都不知道当年他们那么拉风!”

    有人捧场,山姆乐意给小辈讲故事,他环顾四周,没看到老大,然后远离树下坐在铺在地上的棉布上,“嘿嘿,话说当年这事还是与你母亲有关,夫人的父亲也就是你的外公……”

    傍晚时分,傅津南回客房洗澡,他刚洗完头正要抹沐浴乳,卫生间的门就被人从外推开,他淡定地看向来人,宋溪流大汗淋漓地走进来用脚踢上了门。

    他继续抹沐浴乳,眼睛却一直盯着她,看着她迅速拔掉衣服,看着她一丝不挂拉开淋浴间的门。

    喉头一动,他吞了吞口水,紧紧盯着她的红唇,她巧笑倩兮攀到他身上,任凭莲蓬头的水洒到头发上脸上,他伸手搂住她,“这个点来调戏我,不怕被你父亲骂?”

    宋溪流不答反问,踮起脚尖吻他,“下午山姆叔叔合伙曜棠欺负你了?”

    “没有。”傅津南含糊其辞回答,手心的滑腻肌肤让他忍不住想要触碰更多,“他们给我讲了一下午的故事,你爸妈当年的爱情故事。”

    “所以,你的听后感是?”

    “我要向叔叔学习,不被外来因素打到,坚持自己心中所想,所以你跑不了,你这辈子只能属于我。”

    “你就这么自信?第一天见到我父亲时,我可没忘记你貌似有点怕他。”

    “擦,他好歹是我未来丈人,他的传奇事迹那么多,我头回见他不怕才怪。”

    “嘻嘻,这么说我还要感谢山姆叔叔他们,他们的故事给了你勇气。”

    “他们人很好,你和曜棠就是他们的孩子,即使不说你父亲,有他们几人在,你嫁给我不吃亏。”

    “嘻嘻,算你识相。”

    俩人在淋浴间厮混了好久才出来,到饭点才一起下楼,俩人一出现,围聚在餐桌旁的众人就把目光投向了他们,一个个眼里皆是看戏的戏虐,唯独首座的宋父一脸严肃。

    宋溪流径直拉着傅津南落座到父亲左手边,她嬉皮笑脸地看向父亲,“您回来了?怎么不提前电话我去接您?”

    宋成儒并不是老古板,奈何身为父亲,对于闺女的男人多少心存芥蒂,他斜眼瞥向宋溪流和傅津南,“爸爸电话你,你就有空来接我?”

    宋溪流懂事以后从不称呼宋成儒‘爹地’、‘父亲’、‘爸爸’,她都是‘老头子’这样叫,父母复婚后,她改掉了‘老头子’称呼,直接换成了‘您’。宋成儒自知有愧,也很少央求闺女唤他爸爸,只不过他自己每每说话开头都会刻意引导,然并卵。

    “好了,你们父女俩都少说两句,大家都饿了,我们先吃饭。”

    叶翩翩坐在丈夫右手边,笑着招呼女儿及准女婿用餐,期间更是时不时为傅津南添菜,俗话说得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何况在宋溪流家里,叶翩翩的地位居高至上,说一不二。

    宋成儒复婚后的地位还不稳,对于老婆大人的偏心那是一点意见都不敢有,面上表情不显,心里想着晚上睡觉时有必要和老婆大人好好谈谈心。

    饭后,宋溪流拽着傅津南去散步,傅津南见左右无人,伸手揽住她,“我看出来了,我只要一心讨好我准丈母娘,我就能很快上位。”

    宋溪流笑着点头,“没错,不过你也别上杆子往我妈咪面前凑,老头子会吃醋的,你自己把握好度。”

    傅津南呵呵一笑,捏了捏她柔嫩的脸颊,又把人抱住啃了一口,“知道了,谢谢老婆大人。”

    “操,谁是你老婆?!”宋溪流瞪了他一眼,一双美眸顾盼流转,亮光直逼夜空中的星子。

    傅津南有法子对付口是心非的她,“刚才谁应我话的谁就是我老婆。”

    宋溪流痴痴地笑,而后拱到他怀里静静聆听他的心跳,夏季晚间的风凉爽宜人,她与心爱的人站在院子里仰望星空,当下最好的状态莫过如此。

    爱情,遇到对的人即是爱情。

    ——全文完——

    ------题外话------

    话不多说,这文终于完结了,最后给大家留了开放式结局,结局不一定要婚礼,反正主角们都相亲相爱,就写到这里吧,感谢一路不离不弃、耐心等待更文的你们,也感谢编编连翘,当初她没少为我讲课,最后再次谢谢妹子们的包容。

    欢迎大家入坑小舍新文【前妻来袭爵爷请淡定】,新的故事,新的征程,新的写作风格,希望你们一如既往支持我,谢谢~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