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校园青春 > 农门茶香,拐个权臣来种田 > 正文 第752章 神仙公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农门茶香,拐个权臣来种田

作者:曲兰陵

正文 第752章 神仙公子

    第752章神仙公子

    她一走,蝉衣就急匆匆的上前来了,可见是等了好一会儿。

    白荼诧异:“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还需得防备着叶弯弯?

    却只听蝉衣回禀道:“偏院那位,今儿兴许是精神不错,一直吵着要见救命恩人见这的主人。”

    白荼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正要回了让蝉衣不用管,哪里晓得只听蝉衣说道:“奴婢已经做主,回了她,可是她却闹着说是不见主子,便不喝药,奴婢当时以为只当她是耍小姐脾气,便没理会她,哪里晓得她不喝药便罢了,后来还开始将身上的纱布都撕扯下来,如今好些伤口的见了血。”

    “她是不是脑子坏了?”白荼下意识的说,不然怎么还自残上了?

    却见蝉衣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免好奇,还有什么话不能同自己说的,这般吞吞吐吐的?便问:“她还怎么了?”

    蝉衣这会儿没说出来,只因自己也觉得太匪夷所思了。但是当下王妃已经问起了,便只得老实道:“她好像以为救她的,是个神仙公子”可是他们这王府之中,除了王爷之外,谁还能当得起神仙两字?

    白荼闻言,忍不住扑哧的笑起来:“你如何认为的?”

    蝉衣见白荼那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表情,有些着急起来:“不是奴婢怎么认为,是她的行为举止处处都在告诉奴婢。甭说是奴婢,即便是外面那几位小丫头也晓得,她一醒来就叫着公子,一醒来吃饱喝足,倒不着急问着这是什么地方,而是打听我们家公子是什么时候来,又叫作什么?还问我们是不是在小岛上?”末了又添一句问道:“王妃,您说是不是罗修公子下手太狠,给她打出癔症来了?”

    其实也不怪蝉衣这样认为,实在是李善英都一直沉迷于她被一个隐世高人救了的感觉,尤其是那些从周一仙处拿来的药,那都是正儿八经的神丹妙药,吃下去虽不至于夸张的说可药白骨活死人,但是绝对比寻常的药好好上许多倍。

    这也就叫李善英给她这位救命恩人定下了人设。而又因自己是在小岛上被救起的,所以越发肯定自己在另外一座小岛上,不然自己这副伤痕累累的身子,他怎么可能那么快那么轻松就带着逃出那个奇怪的小岛,还能将自己带回沧海城呢?

    白荼却是想起那白泽,总是喜欢一身白衣,把自己弄得仙风道骨的样子。人是他从岛上带回来的,兴许那李善英昏昏沉沉总醒过来,瞧见了他,所以才认为此刻所在的地方,是那白泽家里。也就不存在罗修下手太狠一说,叫她得了癔症。只道:“大抵是见着白泽了,感恩其救命之恩吧。”

    蝉衣一听,倒也觉得可能。便道:“那要让白泽去见她一面么?”

    这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儿,便道:“也好。”

    于是晚上那白泽便果然来了。

    李善英还在闹着脾气不愿意喝药,身上的伤口来来回回包扎了好几次。要不是碍于她的身份,蝉衣早就想拿鸡毛掸子打人了。

    也是因着忍她,蝉衣觉得自己这性子都温顺了不少,见着白泽之时,也觉得今日的白泽是何等的和蔼可亲。

    以往在她那眼里,白泽就是板着脸的,偶尔笑一笑,却也觉得叫人毛骨悚然。

    她对着白泽笑,反而叫白荼吓了一回,“你没事吧?”这都是老熟人了,自然没有别的客套,所以见蝉衣一笑,白泽便问。

    蝉衣依旧笑着,口气也不似平日那般泼辣,笑呵呵的:“没事,你快进去吧,人家等着你呢。”

    为什么要用人家?白泽听着只觉得怪怪的,一面疑惑的踏入房中,入目便见那坐在桌前嘤嘤抽啼的女人,下意识的就蹙起了眉头来,“听说姑娘不肯喝药?”

    的确,那头传话给他,是说这李善英不肯还要,非得要见他一面。但是为何非得要见,却没细说。

    李善英本来以为是蝉衣那个讨人厌恶的丫鬟又进来了,所以并没有抬头,继续哭着。只是忽然间听得这清冽冷淡的声音,便猛地抬起头来。

    入目只见一袭白衣款款,可不就是自己昏昏沉沉之时,救自己的那人么?

    她又惊又喜,也没忘记拭去眼泪,试着要起身来。

    白泽见她都竟然下地了,心里只觉得这王妃着实太糟蹋东西了,怎给这女人如此好药?

    他这不喜的表情,完全落入李善英的眼中,但是李善英却完全误会了,以为他责怪自己伤势没好就下床,于是连忙柔声解释道:“我没事的,你看。”说着,还是着转一个圈儿。

    白泽眉宇间的那个川字越来越明显,却是没上去虚扶一把,只站在原地,心想这伤势还没好,她便这样折腾,那浪费的药岂不是更多?倘若那些药拿到别处去,用处更大呢,如今却是给这女人浪费了。

    对方没动,李善英也不着急,反而十分高兴。这和自己影像中神医的人设一样,一身白衣,满身清冽,无任何多余的感情,对于女人更是视若无睹。

    也就是身上少了几分仙气儿。

    可这要说仙气,倒是南海王卫子玠身上更多。只是可惜,他如今不知在何处,可还曾会想起自己?一面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便有些埋怨起来,自己眼下这些伤,都是因着他受的。以后见着了,一定要叫他晓得,自己为了他,受过这般多苦头。

    不过当下,要好好谢谢这位神医公子才是,于是便朝白泽福身行了一礼:“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还不知此处是什么地方,公子又怎么称呼?”

    白泽的脸色不大好,不只是因为这李善英在自己面前矫揉做作的装大家闺秀,而是蝉衣竟然带着这院子里的几个小丫头躲在窗户外面,她们这是作甚?想要干嘛?

    然后一面敷衍的回着李善英的话:“不必客气,举手之劳罢了。”

    李善英又上前一步,忍着身上的伤痛:“这乃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公子怎能说是举手之劳呢?”

    白泽心说你这性命值几个钱当然也就是举手之劳,在说倘若不是顾及大成王的脸面,早就将你扔进大海里了。

    当然,这些话他是没说出口,而是再也看不下去这李善英假装大家闺秀的模样了,只道:“姑娘既然没事,那好好养伤,在下还有事,便先去了。”说罢,头也不回的立即离去。

    他一走,着急的不止是李善英,就连蝉衣也着急啊。这还没让她吃药呢

    但是,白泽已经跟躲鬼一般,不见了身影。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