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武侠仙侠 > 她是剑修 > 重霄争锋 章四百九七 宴启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她是剑修

作者:闲等渡鸦飞却

重霄争锋 章四百九七 宴启

    层云万里,日光如瀑。

    伏琊上人设宴之日,恰是白日悬照,风光明媚的好天气。

    定仙城有头有脸的修士多会于此,分坐高台两旁,呈环形拱卫着正中山水园林飞瀑之景,又携门中爱徒共坐, 偶有私语声音,更添喧嚷。

    至于姬泠、潘余等记名弟子,则与寻常宾客齐坐,两者间隔衔枝飞燕纹屏风,各据一方三尺长,两尺宽的小案,排列甚是整齐, 令人心有鸣雷洞弟子济济之感。

    而戚云容虽坐宾客之席,却与姬泠相距不远, 两人一人在弟子席东侧,一人在宾客席西侧,不过“比邻而居”,略微侧身,就能隔着屏风与对方交谈。

    “那便是许满口中的许真人罢,怎的面色瞧去如此憔悴。”

    宴还未启,姬泠便已探手将案上酒壶把住,接连痛饮几杯,却因壶中酒水味道浅淡而不得畅快,又抬眼看向高台,瞧见萧家姐妹虚扶着一身形佝偻的老妪缓步行来。至座后,一美妇并通身珠光宝气的少年赶忙迎上,扶其坐下。

    那少年正是素日里跟在潘余身后的许满,因着其身后倚仗许真人,业已许久不曾出面在定仙城往来走动的缘故, 不少弟子还对其多有轻慢,只是不知如今是何作想。

    想到此处, 姬泠忍不住扑哧一笑,惹得戚云容疑惑看来。

    “命理修士,查探天机必损己身,许真人怕当如此。”她出言解释一二,又听姬泠提起其它话头,便也断了这一猜测,聊到它处去了。

    高台上则又是另一派景象。

    今日之宴,正中主座设两张平行大案,旁人一看便知,这当是伏琊与青阳二人之座。再看余下两旁,亦是摆设雅致大气,大案与小案并举,不难知晓乃是各位真婴与门中徒儿的座处。至于再下,方才到归合真人与其徒儿、家眷等。

    而真婴、归合之内,又须以个中顺序隐隐将众人分出高下,以靠近主座为佳,越远越次。

    定仙城中的各般势力盛衰,便可凭此得以分辨。

    然而众人怕是不曾想到,伏琊会将真婴之下第一席的位置,留待于就不露面的许真人。

    她虽名声甚大,但近百年内, 城中风云变化,避世不出者早已被多数人抛之脑后,唯余几位资历深厚之人方才晓得,这位许真人从前深得真婴们看重,在归合真人内可拔头筹。

    不过仍是有不少自认势力甚于许家之辈,对此座处心有不满,屡屡看向座上,暗有怨怼之意。

    起初许真人未至,空有许尚兰母子入座,两人受着四面八方来的眼神打量,与远远强过自身的几道神识,已然面色发白浑身汗湿,丝毫不敢动弹。待萧家姐妹领着许真人来后,旁人见状心中一抖,连忙收了视线回来,这才叫二人松下口气。

    “母亲”

    不知发生了何事,但见许真人神情憔悴,脚步更是有些虚浮,明显有萎靡之态,许尚兰不敢有误,连忙上前将其扶住,又唤许满摆凳,令其安然入座。

    “两位前辈,这是”她欲开口询问,下刻便被许真人伸手拦住,抬眼望见母亲双眉皱起,眼中训诫之意十足,遂知趣住了嘴。

    萧家姐妹见了,心下亦是满意许尚兰的沉默,微笑道:“此事劳烦许真人了,师尊知晓真人耗损不浅,特令在下配了这复神真露来,可补神思之耗,还请真人收下。”说罢,她从袖中取出一长颈小瓶。

    而话音方落,周围又顿时响起饱含惊愕之意的私语,毕竟这复神真露甚是稀少,药方还十分难得,就连寻常真婴都拿不出几滴来,看萧婵的意思,怕不是鸣雷洞中还有复神真露的药方存在!

    “多谢上人体恤。”许真人从容不迫将小瓶接过,微微颔首。

    “真人可是帮了师尊不小的忙呢,自然要对您好些,”萧媛扑哧一笑,粉面含娇,“以后真人若有什么难处,只管遣人来鸣雷洞,这定仙城中谁人不给师尊几分薄面,敢得罪的,杀了剐了便是。”

    此话叫众人背后发凉,尽皆惧怕伏琊上人手眼通天的能耐,一时竟无人敢言。

    好在他等知晓伏琊实非嗜杀之辈,遂将萧媛之语当做调笑,摇头抛去。

    唯有许真人身形一震,晓得萧媛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威胁自身,不由暗自捏紧双拳,额上冷汗淋漓,勉强扯出一抹笑道:“那便请两位道友替老身向上人道个谢了。”

    见她知趣,萧婵萧媛略微点头,方才转身向主座下的一方长案走去,只是还未走到,两人就倒转身形,抬眼望向天际。

    只见两道身影并行而至,左侧年轻男子身形高大,神情狂放不羁,右侧须发皆白的老者则姿态挺拔,有刚过不折之气势。

    正是鸣雷洞之主伏琊,与今日筵席的贵客青阳上人!

    众人见状也不敢慢待,连忙起身迎接,令高台上一时响起接连不断的拜贺之声,就连远在高台外的戚云容等人,亦全数站起身来,待伏琊大手一压,笑着唤众人入座,才得坐下入席。

    他微微颔首,先请青阳坐入身旁,自己倒负手而立,下刻偌大洞府内,响彻硄硄铜钟之声。

    辰时到了。

    “诸位!”伏琊神色怡然,似乎很是欣喜,“想必也已清楚,今日之宴乃是为本座好友,青阳道兄接风洗尘而设!

    “本座二人自当年一别,已有数百年不曾相见,今朝得以重逢,实属难得,”他身子微微一侧,看向青阳,“只是本座这友人很是不简单,凭着一手无上剑法,叫仙门大派也得啧啧称奇,试问如今三州上下谁人不识青阳之名!”

    周遭散修闻言心潮澎湃,霎时欢腾高呼,又见伏琊伸手一指,落在青阳身侧早已到场的郑少游身上:“功成名就,收授佳徒,当为吾辈修道者一大乐事,青阳道兄门下高徒,当日在天剑台上横扫八方,身怀剑意,乃少年天才!

    “故而本座此宴,虽为接风洗尘宴,但又请诸位携门下、族中小辈前来,令各般天才汇聚一处,齐搏彩头,也好为筵席添添灵秀之气,看看来日我定仙城中,又将会涌现出何等风云人物来!”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