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侦探推理 > 夜不语诡异档案 > 第2102章 百年孤独(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夜不语诡异档案

作者:夜不语

第2102章 百年孤独(2)

    秦盼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谁。

    有人说最想杀死对方的,永远都是最熟悉的人。秦盼看到过一本书,提到强奸案熟人作案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凶杀案也同样如此。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杀人。毕竟世界上真正的变态并不多。

    “到底是谁想要杀我,呀,完全没头绪嘛。”躺在床上一直没起来,秦盼怎么想都没有结果。

    她这种人可爱性格又好的老好人,明明应该长命百岁的。居然有人要杀她。

    “不对,不对。谁想杀我这件事既然没线索,就先放放。”秦盼皱着好看的眉:“现在的问题是,我死了,为什么到了早晨会活过来?”

    秦盼翻了翻手机:“最奇怪的是,三次了,每一次我都是在九点一十三分活过来。九点13分,对我有什么意义吗?”

    有你妹的意义,女孩将脑壳都抠破了,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呀,想不通不想了。三天给我机会让我找出凶手,肯定是不想我冤死。谢谢老天爷。利用这次机会,我一定要找出凶手来。”秦盼光棍的干脆不多想了,她准备列出一个表,将有可能对自己逞凶的人写上去,调查杀自己的凶手到底是谁。

    这一调查,就是九十九年……

    “我调查了至少三万多次,循环在了这该死的六月十五日至少三万多天。当第三万六千三百一十五次死亡后,我终于放弃了。”秦盼坐在咖啡厅里,喝光了自己杯子里的咖啡,举手让服务员再给她上一杯。

    “我决定不再找凶手,而是尽情的享受人生。哪怕自己的人生,只是永远循环在不特定的时候一天中的时光!”

    女孩端着空的咖啡杯,望向窗外。

    我听完她的故事,看着淡然的她的表情,有些毛骨悚然。

    很难从秦盼的神情上将一个在同一天活了至少一百多年的人联系在一起。

    一百多岁的人,应该垂垂老矣,安于天命,过一天算一天,等待着人生最终的结束。

    但是秦盼的人生不可能结束,或许永远都不可能结束。如果她寻找不到凶手,找不出谁杀了她,她就会永生在6月15日。

    永远循环同一天的永生,真的是永生吗?这样的永生,真的不会循环在痛苦中吗?

    我难以想象,这种地狱般的漫长岁月,眼前的秦盼究竟是怎样渡过的。绝望到就连诉说自己的痛苦,也变成了一种乐趣,可以边说自己被杀了,边笑了。

    我怔怔的看着她,摸了摸鼻翼:“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秦盼摇摇头,头上的长发随着摇头而摆动,满溢青春气息:“不用同情我,我不需要人同情。事实上,我觉得过得挺好的。人的一生,大多数也不过是在方圆五公里范围活动。而我一天一天的过,还能保持着二十二岁的面容和健康。挺好的,就算是每天必然会痛苦的死掉一次,现在也习惯了,无所谓了。”

    我苦笑,人的习惯真的很可怕。简单的习惯两个字,就连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重复一次的死亡痛楚,也变成了活着的时候证据。

    自己对秦盼的坚强,已经完全无话可说了。

    “我会帮你的。”我用勺子在咖啡杯里绕圈:“绝对会帮你找出凶手来。”

    秦盼显然不信任我,又摇头了:“我不需要别人帮助。”

    我叹了口气:“秦盼小姐,你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是不得不帮你。哪怕你不需要我的帮助,我也必须帮你。”

    “为什么?”秦盼有些惊讶的瞪大秀气的眼睛。

    我的脸色难看:“因为不帮你,恐怕我也会永远永远的陷入6月15日,逃不出去。”

    毕竟自己已经完全明白了。秦盼的死亡,造成了我的死亡循环。或许除非帮她找出凶手来,我才能获救。

    否则我也会和秦盼一样,重复再重复着同样的一天。现在我只不过重复了二十多次罢了,如果真的和秦盼一样重复三万多次甚至更多。

    就算内心强大如我,也会恶心的想要每天自杀的!

    “帮我?怎么帮?”秦盼幽幽叹了口气,脸上的恬然变得凝重起来。果然,她说是说的轻松,但是内心还是被痛苦紧紧地锁死了。不是不痛,而是习惯了痛。

    这种比死亡更加可怕的痛苦,没有人能感从身受。

    “前三万六千一百四十五次循环,我用尽了办法,每一天每一天都在盯着其中一个我认为有可能杀我的人。”秦盼苦笑着:“我先是盯着同宿舍的三个舍友,就连我的好友玖玖也没放过。可是这些人没有嫌疑。之后我盯着全班五十二个同学,他们仍旧没有嫌疑。接着,我开始排除学校里所有学生和老师,仍旧没有找到凶手。”

    “就这样,很快的三万多天,足足九十九年就过去了……”

    我听她的话,听得难受:“你是怎么排除法的?”

    “我不是个聪明的女孩,但是也不笨。所以我用了一个最保险的笨办法,绝对有效。我用一天时间,跟踪一个或者多个目标。”秦盼说:“总之每一天我都是从九点一十三分醒来,而死亡的时间却不是固定的。但每一次,总有一只邪恶的手拽住我的头发,将我杀掉。”

    “我死的时候,目标人物们或是逛街、或是和自己的朋友以及同学聚会游玩。我就一边看着他们开心,一边被拽着头发拖走死掉。”秦盼露出麻木的表情。

    “果然是最笨却最有效的办法。”我一身寒毛,只有无限生命的人才能用这种最简单的排除法。不得不说,这种排除法最直观。毕竟眼看着对方在不远处玩乐,而自己却被凶手拽走杀死。显然玩乐的对方,必然不是凶手。

    秦盼摊了摊手:“三万多次了,每一次我都看不清楚杀我的凶手到底是谁。刚开始我还恐惧绝望,现在,无所谓了!”

    一所大学大约有两三万人,但是单独行动的人是很少的。秦盼应该只用了几千次就筛掉了所有学校学生。剩下的时光,难道她开始过滤附近的市民吗?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