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校园青春 > 红尘宦途 >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章 死心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红尘宦途

作者:老三的烟头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章 死心

    第二百九十章???死心

    答应了,王嘉成没有任何推脱的余地,只能是答应了。

    对王嘉成来说这是非常无奈的决定,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跟自己有关的人。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牺牲自己的一点尊严和自由,换取他们的安宁都是值得的。

    在王嘉成呆呆的沉默不语之中,张亚楠凑上前,小声的说道:“嘉成,你还记得曾经跟我说过,今后有钱了,然后给我投资。仅凭你现在的状况,让我来做个判断的话,你跟我说的都是骗人的。”

    王嘉成两眼一瞪,刚要说话就被她打断了,“你想说什么?想证明自己就得拿出实力来,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嘴上。给你十年的时间,还是二十年的时间,能做到吗?做不到吧。”

    说完,张亚楠拉着王嘉成走到离萧霓裳更远一边,“你想过没有,你的理想,你的事业,能不能实现?怎么去实现?再没进来之前,我听到一些,你说的很可笑。你要弄明白,在这个世上承认的是成功的人,不是失败的人!这一点不需要我再跟你说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要学会忍受?难道我现在还没忍受够吗?”

    “不,我知道你的痛苦,可痛苦能改变你的现状吗?能让你实现你的理想吗?不能,所以你要改变!你要有钱,要有权势,否则你永远只能处于被人欺压的地步,就象现在。”

    被张亚楠说的低下头,让王嘉成也彻底的明白了,明白自己为何一直受人欺压,为何一直被人当作棋子,暗暗的咬牙,一定要翻身,一定要做人上人!同时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张亚楠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目的何在!

    有一种冲动让他很想问她,又强自忍住了,明白如果这样问,在此时此地是不会有答案的。

    “嘉成,祝贺咱们再次合作!”

    王嘉成抬起头一看,萧霓裳正微笑着向他伸出手,心中即便有千万个不愿意,还是握住了那只手。在握住的一刹那,他的心不禁抖了一下,那只手看似圆润饱满,可是握住的感觉却像是没有骨一样,软绵绵的,极为舒服,让人产生一种呵护的冲动。

    “咳”,一声轻咳惊醒了他,慌忙之间松开手,不知所措的将双手握住,看也不敢看她。

    萧霓裳也非常羞恼,这小子上一次是盯着自己的腿,这一次又紧握住自己的手,简直是太无理了。

    “噗呲”,张亚楠笑了,上前拉着两人的手说:“好了,不就是握个手嘛,有啥了不起的。现在我祝贺你们,希望能愉快的合作!”

    三人又互相说了些不相干的话,然后萧霓裳跟着张亚楠走了。屋外的何峰激动地跑进来,照着王嘉成的肩膀拍了一下,吓得他从发神中醒过来。

    “嘉成,行啊,不费吹灰之力就搞来了资金。我可真是服了你!”兴奋的何峰没注意到他的表情,羡慕加钦佩的眼神望着门外。

    “唉”,王嘉成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跟他说是拿自己的自由和尊严换来的,他一定会说自己矫情,如果说不是自己找来的资金,他也一定不会相信的,与其让他不相信,还不如不说。

    “嘉成,有人送钱上门,你怎么还不高兴啊!”何峰兀自兴致勃勃的说着,扭过头看到他并不高兴的样子,奇怪的问道,“嘉成,你不会是想反悔吧?”

    “反悔?哼,我倒是想啊,可是借我一个胆也不敢啊。”

    “这么厉害!”虽然听说过这个女人,可没往深处去想,更没去猜她的背景,只知道这女人的背景很深,“算了,不用去想了,只要你不反悔就行!”

    “怕我赖你的好事?”

    “呸!我能有什么好事,是汉县老百姓的好事!”何峰举起两手用力挥舞着,激动地说道。

    “是啊,是好事,就不知道最后是不是老百姓的好事。”王嘉成有气无力地说着话,猛然感觉到后背湿湿的,显然是在刚才被两女人给压迫的。

    “哼,都不简单啊!”心中闷闷的想着,低头看去,发现两只手还在握着,下意识的拽紧了跟萧霓裳握过手的手。

    “那只手真挺软的,握着真舒服。”脑中忽然冒出这个念头,吓得他浑身一颤,紧张的看向何峰,见他并没有注意自己,才放松了紧张状态。

    “哦,对了,嘉成,在先前的时候,我听陈满义问那个胡梅香,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啊?”

    “哦,”王嘉成一愣,马上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安排好了。”说完又皱起了眉,心中担心起来,这个萧霓裳知道这件事之后,搞不好就会弄出什么事来,说不定以此要挟自己。

    “那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面对何峰的热情似火,王嘉成是心中连连摇头,拒绝之后对他说,自己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好好的想一想接下来的事。

    见他依旧一直闷闷不乐,何峰还以为是不待见自己,仔细观察了一下,确认不是厌烦自己后,爽快的跟他说不要太过执着,有些事想开一些,多往好的地方去想,总好过一直痛苦,苦闷。

    屋内清净了,王嘉成坐在桌前,点燃一支烟,一只手用力的扣头皮,揪头发,怎么也想不明白,事情会变成这个结果,跟自己最初的想法,完全是背道而驰。

    如果什么都不顾了,孤身一人而回,从此再也不回家,一个人远离故乡独自生活,还整日担惊受怕的怕被人找到。

    这样的日子不是他想要的,可眼下的情况又如此的让他难受,实在是大违他的本心。好在张亚楠说了,一定会平等对待自己,想必萧霓裳不会把自己当成了手底下的马仔吧。

    今天发生的事,让王嘉成对今后的路,感到看不清楚,不知道自己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想到这里,他不禁冷笑了一声。今天接二连三的来了这么多人,回想起来真是让人目不暇接。事情也是一个接一个的,而且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还都跟这个项目有关。

    “难道这就是命?”

    无论怎么想,王嘉成都觉得今天发生的事都太不可思议了,不禁怀疑的猜测,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命中注定的说法,是不是真的有命运这一结论。

    在蓉都,冯婉婷今天请假,以自己身体不舒服唯有没去上班,也没到外面去,而是一个人呆在家里。

    其实,她没有病,也没有其他的事,只是始终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让她感到很不舒服。请假,对她来说不算个事。不说她是省里领导的子女,单就以一个女人的身体不适请假,谁也不会说什么,毕竟女人每个月都有几天不舒服的。

    “哇”,一声大喝在冯婉婷的耳边响起,吓得她差点栽倒在地。带看请来人之后,满腔的不忿化为乌有,不高兴的说道:“死丫头,整天就知道疯疯癫癫的,一点也不矜持。”

    “姐,不要整天板着脸,在这样下去,你会变老的。”

    “莎莎,不是姐姐说你,你也该成熟点了,总这样嘻嘻哈哈的,对你没好处。等你过两年,上了班,别人会在背后戳你的脊梁骨。”

    “我才不怕呢!再说了,到时候我还不一定会上这个班呢!”

    “又吓唬说!你也不看看,现在外面找个工作,除了卖苦力,剩下的就是卖脑力的。那你自己说说看,你想干什么?”

    “我啊,嗯,还没想好。”冯婉怡摇晃着头,笑着说道。

    “哼,没想好,到时候就只会啃老人!”冯婉婷轻轻地揪了一下妹妹的鼻尖,怜爱的说道。

    “姐,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种话你也能说出口!”冯婉怡不满的装出生气的样子。

    “是,你是能人,我说错了。”冯婉婷知道妹妹是假装的,笑着将手伸向妹妹的腋下。

    “啊,干什么!快松手啊!”

    冯婉怡扭动着身子,向后退去。冯婉婷并没有松手,笑嘻嘻的紧紧跟着上前,两只手还在妹妹的腋下轻轻地扰动。

    “啊”,冯婉怡抵挡不住姐姐的攻击,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笑得向床上倒去。冯婉婷也跟着扑了上去,压在妹妹的身上,嘴里还笑着说,看你还敢不敢跟我顶嘴。

    “不敢了,不敢了,我认输,我认输!”冯婉怡躺在床上,全身紧缩成一团,两手紧紧抓住姐姐的手,哀求着告饶的说。

    冯婉婷放开妹妹,侧身道在妹妹身边,看着妹妹青春靓丽的容颜,看着看着,不知怎么的又联想到另一个人身上,而这个人正是前一天响起的那人,王嘉成。她的脸一下红了,暗暗的责备自己,怎么又想起他了,真是不应该!

    冯婉怡注意到了姐姐脸上的红云,好奇的问道:“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什么好事了?”

    “去,那有什么好事!成天东想西想的,尽想着好事,我看你想好事都快想疯了!”

    “想好事怎么了,想好事又不犯错。难道一天到晚的想坏事,想着要出事,那样才是正常的?”冯婉怡不服气的说道。

    “你以为好事是从天而降啊?没有幸苦的努力,是不会有好事的!”

    看到姐姐仍旧不停的训斥自己,冯婉怡生气的转过身子,不理她了。冯婉婷见妹妹真的生气了,忍不住笑了。

    “哎哟哟,还真的生气了。好了,跟你说着玩的,不用这么小心眼吧。刚才姐姐不就是跟你一起玩吗?”

    “总是这样说人家,我不高兴!”冯婉怡扭过头说道,“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不要再用拿我当小孩子看了!哼!”

    “莎莎,姐姐没这个意思,只是想告诉你。等你进了社会,还有进了单位,你就会明白姐姐说的。他们只会利用你,如果对他们没有用,就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抛弃。”

    “不是有党,有组织吗?我才不信组织不会管!”

    “我的傻妹妹哦,你太天真了!那好我问你,你对党有什么贡献,或者说对组织有什么贡献?没有吧,那又凭什么让组织来管?一个人如此,一个单位同样也是如此,结果是调离撤掉,或者弄到一个地方养老完事。你只要记住一点,只要这个地方有党存在,有组织存在,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哎呀,我怎么听着这么累啊!”冯婉怡不耐烦地说着。

    “莎莎,我这是为你好,免得你将来做了傻事!”

    “不对吧,你是怕我被人利用吧。”

    “算是吧。”

    “唉,跟你说话真累!还是嘉成哥好,他要是在这里,跟我说的一定是浅析易懂,不像你这样说的那么玄奥。”

    听到妹妹忽然提到了王嘉成,冯婉婷的心不由得一跳,紧张的看着妹妹,察觉她是随口说的,才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随即又想到,怎么听到他的名字会紧张?

    “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没有,别瞎说,即便是有也是单位上的事。”

    “你骗人,看你现在的表情也不像是因为单位的事。跟我说说吧,是不是又有人请你吃饭,或者看电影?”

    “才说了你尽想好事,怎么还不改!”说着轻轻的抚摸着妹妹的头发,“要是只是吃饭看电影,才不会这么烦恼呢。”

    “那是为啥?难道你跟田小华又闹矛盾了?”冯婉怡皱眉想了想,偏着头说,“要不然就是田小华放你鸽子了?”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都不尊重人了!”冯婉婷忍不住训了一句,心里嘀咕着,妹妹自从汉县回来之后,不管是见面,还是背后,再也没称呼田小华为田哥了,为此也说过妹妹,可是仍旧没改过。

    “他这人啊,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起了。跟嘉成哥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怎么说话的!有你这么比较的吗?”

    “怎么就没有!他们都跟你是同学,还是要好的同学,怎么就不能比了!”冯婉怡理直气壮地说道,“哎,姐,我就想不明白了!”

    “什么想不明白了?”冯婉婷没好气的说道。

    “他们既然都是你的同学,你怎么就没看出来,那一个是金子,那一个是鹅卵石啊?”

    “死丫头,你这是在骂我吧!”说着在妹妹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先别说我了,你今天怎么没在学校上课,不会是逃课吧?”

    “怎么会!那么多眼睛盯着,你又不是没试过!哎哟,别打岔,赶紧回答我的话,是不是田小华对你做过什么啊?”

    “怎么可能!”冯婉婷顿时大怒,一下就坐了起来,“他要是敢随便动我一下,我早就让他滚蛋了!”说话之间脸上露出一股无比高傲的气势。

    “嗯,那倒是,我信!”冯婉怡点着头奉承的说道,“唉,你还是赶紧结婚吧,这样我就可以自由自在了,还可以跟嘉成哥打个电话什么的,免得老是有人在旁边说话。”

    “你这丫头,还不死心!他现在麻烦不断,是绝不会跟你好的!”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