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校园青春 > 八号官梯 > 正文 第244章 钻山洞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八号官梯

作者:丛林猎豹

正文 第244章 钻山洞

    手电筒关了,贼人两眼一抹黑,伸手不见五指,他们不得不停下来,折返桉树林露宿。

    好不容易挨到天蒙蒙亮,光头佬招呼两人赶紧起来,要走出树林寻找山洞。

    “彪哥,你看,前方好像有个洞口。”阿刚指着长满茅草的无名峰与老鹞巢峰夹缝之间的地方。这个地方虽然离开桉树林二公里左右,但是成40度角,攀爬上去要耗尽吃奶的劲。不远的地方有瀑布飞流,清澈的山泉水从西北往东滚滚而流。

    光头贼和阿雄只看见密密麻麻的茅草,看不见什么洞口。贼人现在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后面有追兵,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不管有没有洞口,先前去看看再说。

    “走吧。”光头佬扬一下手,三个贼人身背着几个包,还有长枪,每攀爬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劲。

    “哎呀!”阿刚脚踏空,骨碌骨碌滚下山坡十多米,背包的八宝粥、饼干丢得满地都是。彪哥只好退后攀爬,拉起阿刚,帮他捡起丢在地上的东西,“没事吧,不要太急,要一步一步攀登。”

    ‘“没啥大事,膝盖碰了一下。”阿刚疼得呲牙勒嘴,不断用手揉着膝盖附近。

    光头佬蹲下,掏出一瓶云南白药,卷起阿刚的裤脚,倒一些白药在他还淌着血的地方。正宗的云南白药功效不错,一眨眼就止血了。彪哥用手绢帮他包扎好伤口。

    “来,我帮你背东西,你慢慢攀爬。”光头彪哥把他身上的背包、霰弹枪全部拿过来,挂着自己的肩膀上,扶起阿刚。

    “谢谢彪哥!”阿刚吃力地继续往上攀爬。

    “呵呵,真是有个山洞!”阿雄第一个到达坡顶,看见不远处两座山峰夹缝,露出半个禾桶大小的洞口,洞口四周长满红色的野杜鹃。

    “谢天谢地,总算看见了。”三个贼人走前一看,原来是一个禾桶般大小的山洞,洞口有一半被野杜鹃挡着。

    彪哥把手电筒交给阿雄,由他当先锋。他把霰弹枪子弹上膛,左手拿着手电筒,用拿手电筒的左手托着枪,右手摸着扳机,弓着腰小心翼翼搜索前进。

    洞口不大,里面阴阴森的,不断有水滴落下,打在地面滴滴答答响着,往里面走,洞穴越来越大了。贼人走了三十多米发现前方出现亮光,彪哥走前几步一看,原来也是个洞口。

    “天助我也,真是好地方,这个洞是西东贯通,西洞口被人发现可以往东逃跑,阿雄,我们出去砍树枝做床,看见野兔、山鸡就飞刀刺它,希望晚上能够搞一顿野味大餐,阿刚在这里休息一下,你腿脚不方便。”光头佬大喜过望,他放下背包和阿雄去洞外砍树枝、割茅草。

    “彪哥,没事,我能走。”阿刚把背着的钱袋放下山洞里,拿着霰弹枪跟着他俩出洞外。

    “有野兔!”阿雄端起霰弹枪。

    “千万不要开枪,等我们用刀搞定它。”彪哥从裤腿拔出匕首,偷偷靠近野兔。

    “呼”一声,野兔拔腿就跑,一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唉,到口的野味没了。”光头佬摇头叹息。

    阿刚到处张望,“有蛇!”他立即拔出匕首飞出去,没有击中在草地爬行银色带花斑的长蛇。“噗嗤”一声,彪哥手中的匕首飞出,击中长蛇腹部,蛇在不断挣扎,彪哥跃上前用枪托死死压着蛇头,阿雄赶过来,一刀把蛇头割下。

    “嘿,好家伙,这是一条两米长的草花蛇,没有毒的,今晚烤熟它。”彪哥拿起血淋淋,没有头还在不断动的蛇身。

    贼人把砍下的树枝、割下的茅草搬进山洞,把蛇的皮剥下,在山边的溪水洗干净,准备晚上吃烤蛇宴。彪哥老奸巨猾,他和阿雄用茅草把西、东两个洞口堵上,不是很细心难以发现有洞口。

    ……

    志鹏端着冲锋枪走在最前面,身后的队员举着手枪搜索前进。葛干事忙开了,照相机记录了江城市、开成县警员、武警和广都学员持枪搜索前进的镜头。

    前面是一片桉树林,太阳即将下山,志鹏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发现二公里左右的地方有飞流瀑布,老鹞巢峰和一座不知名的山峰的夹缝长满野草。这个地方有水源,人迹罕至,光头贼如此狡诈,会不会躲在夹缝躲避追捕?

    “李队,你看贼人会不会在山峰的夹缝躲起来?”志鹏把鲁叔曾经用过的望远镜递给李队。

    李队拿着这个高倍望远镜看了一会,“刘指挥,这个地方没有路下山到云岭地区,穿过这片桉树林,还要攀爬几个小时才能够到达山峰夹缝,贼人如果去下山去云岭就必须重新折返桉树林,再从桉树林往西北走才行。”

    志鹏把望远镜分别递给小丁他们看,四大金刚看完,接着就是吕学军他们轮流看,最后是武警两个班长再看。

    “同志们,现在天快黑了,先扎营休息,李队、小丁、李勇、陈雄、容照、武警的陈班长、许班长,学员队的吕学军、关树明、赵薇薇、李日光留下开会,其他同志先去拉帐篷扎营。”志鹏下令。

    “遵令!”除了要参加会议的同志,其余队员去挖壕沟、拉帐篷。

    志鹏招呼大家在草地坐下来,他展开地图,“同志们,我们追击匪徒已经五晚六天,天天都要爬山涉水,大家应该是十分疲惫,我相信贼人比我们更加困乏,我们有开成县的父母官支持,能够有饱饭吃,高山上可以吃着水煮牛肉,晚上有帐篷住宿,贼人有什么?最多就是八宝粥送饼干。”

    志鹏拧开水壶,喝了一大口山泉水,继续说:“现在有两条路,一条是通往云岭乡村,另一条是穿过前面的桉树林,在海拔八百多米的山峰夹缝的草丛躲藏起来,贼人从山峰的夹缝要下山,必须要重新折返桉树林,从大家坐着的地方向西北方向走才行,请大家畅所欲言,发表一下意见,看明天早上应该走哪一条路追击匪徒。”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吕学军带头发言:“悍匪躲在山峰的夹缝,我们蹲守在这里,可以把他们困死,我看贼人很可能已经向云岭方向逃遁。”

    李队摇一下头说:“吕学员虽然讲得有些道理,但这里有野山猪、野兔、山鸡、毒蛇出没,还有山泉水和野菜,匪徒学野人狩猎吃野菜,可以在山上待很长时间,短时间困不死他们。”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