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校园青春 > 官路前程:博弈局中局 > 正文卷 第五百五十四章 再进高速集团2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官路前程:博弈局中局

作者:火山2018

正文卷 第五百五十四章 再进高速集团2

    既然范伟拉出曲冰做挡箭牌,意思就是只要曲冰同意,他就不会在异议。我看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站起来告辞:“好吧,但是,你如果方便也最好替我做做她和周立新的工作,我这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呀,希望他俩能理解,不要对我有什么误会,你的话他们还是会听的。”

    范伟果然找借口推脱掉:“你以为我的话他们都听呀?这个事我就不要出面说什么了,还是你自己去处理吧。”

    来之前我早有心理准备,根本没有寄希望范伟能够帮,只要他不出面阻挠就行了,但还是做出一脸失望的表情告辞离开了。

    我转身刚出办公室的门,范伟的脸色马上就变得极其难看,他冷冷地一笑自言自语地:“霍山呀霍山,你真的就那么为难吗?……。”

    贾建荣和李煜坐在自家宿舍楼外小花园的石几旁说着话,贾建荣关切地问:“从宏大撤出来以后他就没有说下一步怎么干?”

    李煜茫然地看着远方:“我问了,可是……可是他没说。”

    贾建荣又着急地追问:“也没说再审高速集团的事?或者说办党组开个会研究一下该怎么干?”

    李煜越发困惑起来:“没有……,贾特,其实有什么问题你还是亲自去问问他吧。”

    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贾建荣并不死心,他灵机一动,换了个思路:“李处长,依你对霍特的了解,你分析他下一步会怎么干?”

    两人搭档多年了,配合一直非常默契,李煜也习惯了向贾建荣汇报自己的想法,老领导既然开口问了,心里想什么自然就要全部供认不讳:“下一步棋他肯定想好了怎么走,但他迟迟不发话,我想他一定有他的难处。贾特,依我对他的了解,他可能正在化解一些什么东西,目地是为了走下步棋时不至于太被动了。”

    贾建荣想了片刻后,满怀希冀地提出了自己的猜测:“你说他会不会再进高速?”

    这恐怕是您目前最希望、最着急的事吧,李煜没好意思当面揭穿,含蓄地提醒道:“我想肯定会,贾特,沉住气别着急,这戏不是才刚刚开场吗?”

    看看,连自己的得力助手也来叫自己要沉住气了,贾建荣心里虽然还是疑虑重重,但也不好再问什么了:“好,沉住气……李处长,以后有什么事我还会把你叫来单独问你,这不是什么拉帮结派的搞什么小阴谋,这是因为有些话我不便当面问霍特,这也是为了工作,你明白吗?”

    今晚的夜色特别迷人,一轮皓月当空高悬,给整个城市洒下一层柔和的清辉。“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曲冰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这样的句子,是呀,古往今来,越是美好的事物就越是不能持久,这样明朗的月色说不定就会被突出其来的乌云遮住。悲观的情绪一出现就再也抑制不住,眼前走马灯似的晃过我、女儿和其他一些人的身影,曲冰霎时心乱如麻,呆呆地看着月亮出起神来。街心花园广场的热闹早已经退去,依稀可见的只是几对情侣亲热地从中穿过,环卫工人已开始了广场的清扫工作,曲冰还是如雕塑般地坐在广场边的条椅上,静静地等着我的到来。

    当我脚步匆匆地赶到广场时,首先映入眼帘地就是不远处孤独的曲冰,虽然隔得很远,但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曲冰的痛苦与落寞。

    我走到长条椅后停了下来。坐在那儿的曲冰回头看了我一眼没吭气,又毫无表情地转过头恢复了原状。我站在那儿苦叹一声后,走过去坐在了她身边,两人谁也没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环卫工人清扫广场的声音反而显的特别大了起来。

    最后还是曲冰主动打破了沉寂:“没想到一个城市最美的时候却是它睡着的时候,静静的C市多美呀。”

    我轻声应和:“对,静静的C市城确实很美。”

    曲冰过了一会儿又说:“生活原本也应如此的安静,谁曾想人们却不珍惜这种宁静与祥和,非要唯恐天下不乱地把个宁静的世界搅得昏天黑地。”

    话里的深意如此明显,我无法应和了,淡淡一笑:“我知道你心里很乱,你想和我说什么就说吧。”

    曲冰笑了笑站了起来:“等你半天坐累了,咱们也散散步?”

    我也跟着站了起来,表示赞同:“好,散散步。”

    随意地沿着广场转悠起来,一边走一边聊着。

    我说:“我听范省长说了你的事,说省常委已经一致通过了你做为下一届副省长的人选,中央很快要派人来考察你,我真为你高兴。”

    这事看来不是秘密,曲冰也早就已经知道了:“可你现在却又要去审计我们高速集团。”

    “我是身不由已呀,贾建荣告我状的事你肯定也听说了,我很难。”

    曲冰不动声色地逼视着我:“我听说,你们审计长可是眼里掺不得一点沙子。”

    “那倒是。所以我必须再次进点审计你们高速集团。如果通过我的审计证明你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那最高兴的也就是你。你说是吗?”

    要求得如此合情合理,本来想拒绝的曲冰一时再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多少有些尴尬,只好承认:“当然。”

    我话里有话地向她保证道:“你放心,只要某些人不兴风作浪人为地阻碍我们的正常审计,我不会弄出多大的动静来的。”

    曲冰的脸色马上变了,厉声问道:“霍山,你指的某些人是谁?”

    我面呈难色:“这个现在还不好说,但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清楚的。”

    曲冰试探着说:“你不会指周立新吧?”

    “说不准的事还是不说为好。你知道曲灵这次回C市干什么来了吗?”

    提起曲灵的行踪,曲冰是真的一无所知,但我既然把话题引到她身上来,那肯定不会是小事,曲冰问:“不知道,怎么?你连她也瞄上了?”

    我严肃地说:“在许多问题还没搞明白之前,我给你露个底。曲灵这次回C市是在二十多天前就回来了,她这次回来做了一笔大买卖,高抛低进C市高速的股票,两千万股一下变成了四千万股,而且还挣了一个多亿。”

    “你是说她在股市风波之前就知道了C市高速的股票要大跌的信息?”

    “对,但她是怎么知道的?她的背后又有什么人?这些都是未知数,你要有个心理准备,但是在我们没有搞清这些问题之前,这事你还不能张扬。”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