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校园青春 > 钢城十里青云路 > 正文 第125章 寝食难安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钢城十里青云路

作者:东郭老农

正文 第125章 寝食难安

    晚上关山月问王璐:“明天咱们搬到新家去,你爸妈去吗?”王璐道:“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关山月道:“主要是看你,我怎么都行。”王璐道:“我去问问,看老妈的意思。”王璐出去溜了一圈回来说道:“老妈说了,他们每天还要上班,回来就吃现成的不好意思,那样你妈不就得伺候一家子人吗?所以他们就不和咱们一起住了。”其实关山月心里也忐忑,担心一家人住在一起万一产生点摩擦就不好看了,这样好,清净。

    转天关山月带着关东去火车站把老妈接了回来。从大别山到了太行山,刘芳也没什么不适应的,只是觉得儿子还在山沟里混没多大的意思,便问道:“你们这儿离省城多远?”关山月道:“三百多公里吧。”刘芳没有这个概念:“三百公里有多远?”关山月想想说道:“就像从咱们县城到武汉那么远。”

    这下刘芳知道了,说道:“我还想去省城看看你的房子呢,太远了。”关山月乐道:“要不走的时候去看看?”刘芳道:“到时候再说吧。不过还是城里生活方便。你弟弟现在汽车维修店开的红红火火,我没事就过去帮帮忙,还是觉得城市好。也就你爸那个老封建,总想窝在山沟里。”

    关山月道:“那就好,我还担心他做不好呢。”刘芳道:“放心,你弟弟除了读书不如你,别的都不差。这回小对象也高兴了,踏踏实实地跟着他做生意了。对了,你们是不是不让生二胎?”关山月道:“法律上讲是不允许的。”刘芳失望地说道:“我还想抱孙子呢。要不让璐璐回老家住着再生一个?”

    关山月笑道:“老妈,你刚才还说我爸爸老封建呢,看来你才是老封建。”刘芳不满地说道:“我封建怎么了?我想大孙子有错吗?”关山月道:“没错,绝对正确。不过,您可别当着璐璐说这些。”刘芳说道:“这我还不知道?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回到家里,李秋水和王东都没上班,等着亲家母的到来。关山月开始以为两个人没多少共同语言,后来发现这女人们很奇妙,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以至于晚上八点多才往新家搬。本来准备了鞭炮,一看太晚了担心扰民也就没放。

    这是王璐第一次睡自己的房子,不由得感慨道:“虽然没有来这儿睡过一次,还是感到这儿舒坦,难道从内心里就认为这才是自己的房子?这要是老妈知道了还不伤心?白养了二十多年,哈哈。”关山月心道,我感到舒坦才对,怎么你也是这种感觉?看来真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呀,还是老妈又远见,想着再生个大孙子。

    老妈来了,关山月顿时气势起来,涮锅洗碗洗尿布的活儿几乎不用再动手。早上起来见早饭已经做好,关山月吃着饭说道:“妈,以后早上你不用起这么早。璐璐睡懒床睡惯了,你也跟着睡吧,我到外边吃点早点就好。”刘芳道:“我也睡不着啊?我单独给你做不就好了吗?”关山月在老妈耳边说道:“你要这样,璐璐哪好意思睡懒觉?她现在和小宝比着睡呢。”刘芳信心十足地说道:“放心,回头我和她沟通,处一阵儿就磨合好了。”

    这天刚上班,张倩又找了过来。见张倩趾高气扬地进来了,关山月真想出去躲一阵儿,他从来没有如此怕过一个人,这张倩让他寝食难安呀。

    张倩走到关山月面前自顾自地亲了关山月一口问道:“你想的怎样了?”关山月也不敢得罪张倩,任由她亲了自己,沮丧地说道:“难道真没有其他办法吗?你非要来搅这趟浑水?咱们本来还是朋友,可是这样下去可能就变成了仇人。”张倩道:“咱俩分手以后两年多没有见过面,更别说说句话了。所以对我来讲,朋友和仇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你说是不?”

    关山月胳膊杵在桌上双手捂着脸上下搓着,久久不语。张倩不为所动,说道:“你现在知道难受了?你怎么不想想我脱光了衣服你却转身走了,那时我的感受是什么?那是赤裸裸的羞辱啊!还真不如被强奸了好受些!”

    关山月歉然说道:“当时璐璐在楼下,我只是担心璐璐的看法,却忽略了你的感受,对不起。说心里话,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也很快乐,毕竟你算是我正儿八经的初恋。可那时候我是个刚进入社会的毛头小伙,还是个眼里还揉不进沙子的初哥,对生活、对爱情还充满了神圣的向往,容不得半点亵渎。哎,也是咱们没缘分,说那么多也没意义了。”

    张倩说道:“不,还有意义,因为我过不去那道坎,尤其是你升得越高我的心就越疼。”她倒是直接,把自己的心理毫不忌讳地说了出来,也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关山月苦笑道:“假如我现在一无所有,你是不是心里就安慰了?是不是就不会缠着我了?”张倩道:“那肯定的,说不定我还来看看你的笑话呢。”

    关山月心里哇凉哇凉的,说道:“张倩,你就说说你的想法吧。”张倩说道:“你为什么能接受别人当小三而不接受我?无非是担心我以后缠着你不放。既然你能认清我我也就直说吧,我就是想从小三开始,然后转正,害怕了?”

    关山月说道:“害怕。不过那你想过没,这样你能幸福吗?”张倩道:“我已经不幸福了,无非是更不幸福而已。”关山月道:“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张倩道:“你就这么烦我?”关山月道:“本来我心底了还有你的位置,可是你这么闹下去,我的心也越来越凉。强扭的瓜是不会甜的。”

    张倩说道:“那你的意思是永远也不会接纳我了?”关山月道:“我说的很明白,王璐是我的底线,这个底线绝对不能突破!”张倩冷冷地说道:“我早过了耍泼打滚的年龄,所以还是直说,我就想得到你,得不到就毁掉。”

    关山月说道:“这几天我一直恐慌不安,最担心的就是家庭。不过你想过没?如果你决绝要这么做其实结果是一样的。我拒绝了你,你顶多毁了我的名誉,可能影响我的家庭,也可能只暂时影响一下;如果我和你在一起而与王璐离婚,这不仅毁了我的名誉,还毁了我的家庭,是不?你得到我或者毁掉我对我来讲结果是一样的,我已经死路一条了,我还选择什么?”

    张倩一想也是这个道理,是逼得太紧了。可是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就像他说的,真是和他在一起如果不幸福也没啥意思;做个小三?也不是自己所希望的;为了钱财?自己好像也不缺,在这个山沟里也花不了多少。难道就是想报复他,把他拉下来?这自己还和他谈什么?直接去纪委举报他包小三就可以了。

    想来想去,张倩发现自己不单单是想报复他,而是还很喜欢他的,要不怎么总想着和他一起生活?顿时矛盾起来

    关山月见张倩阴晴不定便说道:“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我劝你要想清楚自己的最终目的是什么,然后在想想怎么做。”

    张倩忽地一惊,我趾高气扬地来了,就让他把我说服了?何况自己心里的恨意也是满满的,狠狠心说道:“如果我就是想毁掉你,那怎么办?”

    关山月忽然想起那个风水大师见到自己说的话来——何必区区羡锦衣?于是叹口气说道:“我是被动的,没有决定的权利,你要非这么做我是毫无办法的。哎,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也不恨你,无非是我的生活更混乱一些,也有可能被迫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这是这个地方是我梦开始的地方,真舍不得离开这儿啊。”

    关山月也是无奈,要是没有欧阳晨这档子事儿,这就不叫事儿,刘治国肯定保他,顶多是传出一些绯闻来。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张治国说不定对自己满是恨意,正想找机会打击自己呢。张倩要把这事儿捅到纪委,他完全可以借刀杀人,哪怕是莫须有的罪名。何况自己也不能因为这丢脸的事儿去求姐姐或者阳市长呀。这是逼着自己要离开这个地方呀!

    张倩哪知道关山月和刘治国之间有了很深的裂痕?见关山月心情低落,心里忽的一软,看着这个曾给自己带来欢乐和梦想的男人不仅在问自己,这真是自己想要的吗?

    张倩犹豫起来,自己要是心狠那就一次把他扳倒,让他永不翻身。可是现在外边有女人的领导多了去了,恐怕这也弄不倒他呀。何况他的背景那么硬,到头来无非就是恶心他一下而已,不疼不痒的那就没意义了。

    目前自己也就是抓住了他爱面子、顾家庭的弱点,让他抬不起头来而已,估计这事儿最终的结果也只是不了了之,那自己费了半天劲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和他保持关系为妙。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