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穿越时空 > 神医小毒妃 > 第259章 本王从不强迫别人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神医小毒妃

作者:姑苏小七

第259章 本王从不强迫别人

    “是,殿下。”紫云姑姑无语的扯了扯唇角,要不是她们殿下巧妙的闪开,雪姬姑娘会摔倒吗?

    雪姬此时十分尴尬的咬着唇角,忙对楚非离道:“多谢殿下关心,我没事。”

    紫云姑姑走到雪姬面前,淡淡的说:“姑娘,奴婢先带你下去休息,别打扰殿下和流月姑娘谈正事。”

    紫云姑姑说完,已经冷冷的扫了雪姬一眼,然后径直走在前头带路。

    雪姬见状,只好依依不舍的看了楚非离一眼,又上下的打量了流月一眼,眼里浮过一缕冷意,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紫云姑姑走。

    紫云姑姑对雪姬的态度很冷淡,她对这种心计深沉,只会装弱博同情的女人没好感。

    相反,她更喜欢随性洒脱、真实爽快的流月姑娘。

    况且流月姑娘还救了殿下的命,算是璃王府的大恩人,岂是雪姬那样的狐媚子可以比的?

    看到雪姬含着一包眼泪走掉,流月真真是同情。

    她从来就见不得女人伤心,何况如此绝色的美人。

    此刻她恨不得自己身为一名男人,可以冲上去好好的安慰雪姬。

    可惜,她的臆想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给打断。

    楚非离伸手在流月眼睛前晃了晃,冷冷的挑了挑眉:“你在想什么?”

    “啊?”流月被楚非离的声音冷不丁的吓了一跳,便道,“我在想,殿下可真是狠心,居然那样待一个美人。”

    她可不信这是楚非离最真实的一面。

    这是大白天,她还在璃王府,楚非离自然不会当着她的面和这个雪姬做什么。

    一旦到了晚上,璃王府没有外人时,楚非离肯定和那些粗俗的男人一样,也受不了雪姬的诱惑。

    这些男人最喜欢表面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来,背后却什么都做得出来,她可不信他真的像外表一样清高。

    楚非离看到流月不停的闪烁着眼睛在思考,拿了只茶壶盖往她头上敲了敲。

    他一猜就知道,流月的小脑袋瓜里准没好事,不知道把他想成什么人了。

    他懒得回答她的话,突然冷冷的看向她,“你想不想学轻功?”

    流月微微一愣,仰头不解的看向楚非离:“我为什么要学轻功?”

    她虽然很羡慕会轻功的人,但她却不想学,因为她很懒,怕累。

    楚非离突然走上前,一把提起流月,就大步流星朝外面走了去,然后,他把她提到了一堵墙边上,冷冷的盯着她,“从今天起,本王教你学轻功,你不能拒绝。”

    流月看到楚非离说一不二的霸道模样,身上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看着那堵高高的墙,咽了咽口水,“殿下,你为什么突然有此想法,我一点也不想学轻功。”

    “那是因为你太弱了,经常拖本王的后腿。本王已经决定,你不仅要学轻功,还要学武功,学会用暗器。”上次在红冢山,他为了保护不会武功的她,耗费了很大的心力。

    如果没有她拖他的后腿,他也不会那么烦躁。

    女人就是麻烦,不会武功的女人更麻烦。

    流月不禁疑惑的眯起眼睛,除了轻功,还要学武功和用暗器?

    她没听错吧?

    她脸上浮起一阵冷色,声线无比的冷:“我已经给你解了毒,就和你没关系。以后,我也不会再和你去什么山历险,我好好的在家里呆着,为什么要学武功。我不想学,不想那么累!”

    学习医术她倒是可以,毕竟是她的本职工作,不喜欢也会变得喜欢起来。

    可是学武功,她才不想,既难学又辛苦,这大冬天的,她还不如躺在被窝里睡觉。

    楚非离听到流月的话,眉眼陡地冷洌起来,“你已经得罪鬼魅,引起她的注意,却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你就不怕她再派人追杀你?你这化尸毒说不定需要去万药谷找高人化解,去万药谷的路上一路惊险万分,你一点武功都不会,到时候如何保命?再说,你不能出事,本王留着你还大有用处!”

    流月没想到楚非离把利用她说得那么的直白。

    他居然说他留着她还有大用处。

    她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楚非离抓起来,一把扔到那墙上。

    她害怕从墙上摔下来,赶紧伸出双手抱住那墙头,双腿不停的在半空中腾来腾去,“楚非离,我不学轻功,你不要逼我!”

    “你今天不学也得学,如果学不会,不准吃饭,也不准离开璃王府。”楚非离声音冷冷的,身上溢起一缕寒冰。

    “我好好的会走路,学轻功干嘛?”流月使劲抱紧墙头的墙砖,楚非离是她见过最独裁的人。

    “学会轻功,你至少可以快速的逃跑,不会像上次那样落入敌手,还要本王分心来救你。”若不是看在她是因为他才被鬼魅追杀,还中了化尸丹的份上,他哪有闲心教她武功。

    这是别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事情,她居然拒绝。

    而且,居然如此强烈的拒绝。

    这让楚非离大为光火,攸地,他一把将流月抓了下来,并揽到怀里,俊美的丹凤眼朝她冷冷的扫过去,“看来你是没体验过会轻功的好处,本王就带你体验体验。”

    说完,他轻轻揽起流月,足尖点地,带着她一跃飞到了院墙上。

    然后,他白色的身影一掠,便带着流月踏到院子里的大树上,最后像一只蝶一般翩然飞落到璃王府的琉璃瓦顶上。

    璃王府的房顶很高,站在璃王府的房顶上看整个昊云城,能将古朴典雅的昊云城尽收眼底,远远看去,美景如诗如画,风景这般独好,还能看到远处金碧辉煌的皇宫,远远的,那皇宫像被一层白雾萦绕着似的,好像仙宫。

    冷风轻轻扬起楚非离白色的袍子,此刻的他显得尊贵华丽,像月华一般耀眼夺目,他将流月放到房顶上,看了眼那醉人的美景,冷声道:“会轻功的话,可以飞得很高,看得更远,此情此景,好美。”

    楚非离话音刚落,流月突然打了个喷嚏,“阿嚏!此情此景,好冷!”

    楚非离蓦地眯起眼睛,身上罩起一层寒冰,他见流月不给面子,正要生气的发作。

    突然,流月已经朝那琉璃瓦顶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流月轻手轻脚的踩在屋顶最中央的合缝处,慢慢的往前面走,生怕摔下去。

    她一边走,一边朝楚非离“哇”了一声,“楚非离,这里还挺好玩的,像走钢丝一样,不过,比走钢丝安全多了。”

    楚非离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在教她学轻功,她居然玩起来了。

    他干脆冷冷的跟在她背后走,懒得搭理她。

    流月一步步的从屋顶上走过,她一边走一边将手打开,迎着冷风,闭起眼睛,感受大自然的奥妙。

    然后,她又像小鸟一样,欢快的往前面走。

    她觉得在屋顶上蹑手蹑脚的玩,也比学轻功舒服,她根本不想理楚非离,只想玩自己的。

    突然,流月不小心踩到一块轻苔,脚底一滑,整个人重重的朝地下跌落下去。

    流月顿时吓得浑身胆寒,一颗神经蓦地紧绷起来,天哪,她要摔下去了。

    她会不会摔死。

    用这种姿势从这么高的房顶上摔下去,她的脑袋瓜会不会摔开瓢?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凌厉的白影朝她疾驰而去,一个轻灵的轻功闪落到流月上方,在流月就快摔下去的时候,白影长臂一捞,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流月本以为自己会被摔个半死,没想到一睁开眼睛,便对上一张俊美得天怒人怨的脸。

    居然是楚非离救了她,他速度好快,居然那么快就飞过来了。

    就在这时,楚非离已经将流月抱在怀里,他足尖往边上的琉璃瓦上轻轻一点,便抱着流月缓缓的落下。

    两人在半空中转了几圈,惊得树上的枫叶片片落下,仿若下了一场红雨。

    此情此景,俊男美女,缱绻旖旎,缓缓落地,如梦如幻,十分的美。

    流月在被楚非离抱着的时候,她突然想起天神这个词。

    仿佛楚非离是来营救她的天神,是那般的完美和出尘,他那一袭翩翩的白衣,俊美得有如谪仙。

    就在流月沉浸在极美的男色中时,耳边只听到楚非离面无表情的声音,“你可以放手了。”

    一道极冷的声音像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悦耳动听,丝丝缕缕,不绝于耳。

    流月被这冰冷却好听的声音吓了一跳,这才从幻想中惊醒过来。

    她一睁眼,便看到自己的双手正挂在楚非离的脖子上,像个树懒似的。

    看到楚非离冰凉的眼神,和冷血无情的表情,她吓得赶紧松开手,迅速退到边上,拍了拍身上的枫叶。

    楚非离则冷冷看了流月一眼,不理她,转身就往他的寝殿走,“本王从不强迫别人,退下吧。”

    说完,他微微蹙了蹙眉,一个冷漠的转身,就离开了院墙边。

    看到楚非离冷冷的离开,流月心底腾升起一股后悔的感觉。

    刚才她差点从屋顶摔下来,如果她会轻功,是不是就可以像楚非离那样及时飞走,就不会被摔个半死?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