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校园青春 > 重生之农女悠然 > 第265章 记住她的好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重生之农女悠然

作者:素面妖娆

第265章 记住她的好

    “娘,不哭。”天赐笨拙地安慰着娘亲,“药真的不苦。您放心,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您不是说散了元宵送我去镇上的学堂读书吗?我好好喝药,就能快点好起来,到时候,就可以去学堂了。”

    听到儿子的话,刘氏哭得更加伤心了。

    新年大吉,家家户户都欢天喜地过新年,唯独她家,一片愁云惨雾。

    两个孩子先后感染了风寒,病情凶猛,来势汹汹,孩子们很快就先后倒下。

    钱像流水一样的花,依旧不见好转,她忙着照顾两个孩子,没功夫去婆母跟前侍疾,丈夫不但不心疼她,体谅她,反倒怨她不孝敬。

    她日夜看顾孩子,不但没人搭把手,还要被丈夫数落,心里就像吃了黄连一样的苦。

    孩子的医药费没着落,公公拿了一两银子出来后就说家里没钱了,让她自己想办法;丈夫日日伺候着婆母,根本指望不上,二房的钱被二伯哥拿出去花了,也帮不上一点忙,就是有,抠门的二嫂也不会拿出来支援她。

    无奈,刘氏只得到处去借钱。

    可这大过年的,谁愿意借钱?就连她娘家,一听到她说借钱,就将她轰了出来。

    本来抱着碰运气的心思去后院借钱的,谁料到,大丫二话不说就给了她五两银子,还不用她还。

    自己的公婆,丈夫,娘家,妯娌都指望不上,到最后,还是向来被前院不容的大房,出手帮了她。

    也多亏了大丫那些银子,让她去镇上请了好大夫,买了好药材,儿子和闺女才慢慢地好了起来。

    到这个时候,刘氏才真正看懂,这一大家子里,到底谁才是真心、善人。

    为了不让家里其他人打这银子的主意,她撒谎说是去亲戚家借的钱,没有具体说多少数目。

    她真的很后悔,之前跟着二哥二嫂,那么对大房。

    妇人含着泪对两个孩子说:“天赐,红梅,你们要记住,你们的命是你们的大姐姐给的,以后,一定要记住她的好,要对他们一家好,听到了没有?”

    两个孩子齐齐应声:“听到了,娘。”

    东厢房,花氏也在搂着两个孩子垂泪。

    嫁了这么个男人,妇人也是悔得肠子打转。

    可谁让她当初眼瞎,瞧上了谢保平长了一副好皮囊,寻死觅活地,非要嫁给他呢?

    如今男人只顾着自己出去鬼混,也不管他们娘仨死活,她这心里有气,却也无可奈何。

    她这伤感着,抹着泪,一对双生子却一点也不心疼她,只挣脱了她,去翻箱倒柜找吃的。

    “娘,我饿。”大的说。

    “娘,我也饿。”小的不甘落后。

    “娘,家里的糖块都吃完了,你什么时候再去买点?”

    “是啊娘,点心也没了,爷奶屋里和三叔屋里的都被我吃光了,你再去给我们买点嘛。”

    “吃吃吃,就知道吃。”花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拖过大的,一巴掌狠狠地就冲他的屁股打了下去。

    一边怒气冲冲道:“成天就知道吃,有本事冲你爹要去,别跟我要!”

    一时间,大的哭,小的闹,一屋子的鸡飞狗跳。

    老谢头从茅厕里出来,听到这动静,不悦地抬高了声音:“老二婆娘,做什么又打孩子?你就是有气,也不能撒在孩子身上啊!”

    话音刚落,屋子里花氏的咒骂声戛然而止。

    未几,屋门打开,花氏出现在门口,讪讪道:“爹,两兔崽子太不听话了,闹着要吃这个要吃那个的,我屋里什么都没了,那什么给他们吃……”

    老谢头沉着脸道:“那也不能打孩子,你是个大人,大人总不能和孩子一般见识。”

    谢传宗和谢耀祖见到爷爷,顿时像见到了救命菩萨一样扑了过去:“爷爷,我想吃糖。”

    “爷爷,我想吃点心。”

    老谢头叹了口气,“我屋里衣柜里还有一包冬瓜糖,你们拿去分了吧,记得留一点给天赐他们。”

    “知道了。”双生子欢快地飞奔进去了。

    老谢头又冲着三房屋门喊:“老三婆娘,两孩子怎么样了?”

    刘氏的声音从屋子里飘了出来:“爹,孩子们今天好多了。”

    老谢头点头:“那就好。好好照顾着孩子,有什么事叫我们。”

    刘氏坐在床沿,淡淡地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唇角却浮起嘲讽的弧度。心道,就是有事叫你们,你们又能帮我什么?

    两孩子病了这么多天,我没日没夜的照顾,你们谁又帮我替把手了?

    她如今可算是想明白了,在这个家里,谁也指望不上。

    妇人很想分家单过,这样,她也有机会跟大房亲近。

    大丫脑瓜灵活,会挣钱,开了年他们要重建美食坊的话,她也想去作坊上工挣钱。

    可一想到如果自己提出分家,自家那个天大地大老娘最大的丈夫指定不会同意时,妇人眼里的光芒又暗下来了。

    正在黯然神伤着,外面忽然响起了一片嘈杂声。

    妇人出去一看,看到自家丈夫正跟着妯娌花氏慌慌张张地往外跑,很快不见了人影。

    “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刘氏问老谢头。

    老谢头沉着脸,道:“方才村里的二狗过来报信说,他去山上砍柴的时候,发现老二被人绑了扔在山洞里。”

    “天啊!”刘氏震惊地捂住了嘴巴。

    很快,谢保平就被谢保安给背了回来,花氏一路哭哭啼啼,嘴里不停地骂着:“哪个挨千刀的呀,竟敢做下这种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不会放过他的……”云云。

    山洞冬暖夏凉,谢保平身上又裹着一床厚厚的旧棉被,所以,尽管他被绑着扔在洞里快一天的时间,但还不至于被冻僵。但毕竟被捆了那么长时间,血液不流通,手脚冰凉,脸色煞白,浑身没有一丝热气。

    被背回家后,花氏忙不迭地将人给塞进了被窝,端了热水给他喝,又将家里仅有的两床被子全都给他围在他身上,炭盆里又加了好几块炭,炭火烧得很是旺盛。

    谢保平裹着三床厚被子坐在床上,嘴唇青紫,不停地打喷嚏,浑身都在哆嗦。

    花氏手忙脚乱地去煮姜糖水,老谢头和谢保安围在谢保平的床前,急切地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