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穿越时空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892章 拖延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作者:慕容飒

第892章 拖延

    苏雯澜打量着四周的场景。

    房间不大,只有陈旧的家具。她没有被绑,但是浑身无力,显然是药物的效果还没有消失。而她现在躺着的地方就是一张简易的木床。床上铺着的棉被陈旧无比,还有着浓浓的霉臭味。以她的眼力,甚至看见了上面的污渍。

    如果没有猜错,这里应该就是城中某个最普通不过的房子。只要没有留下蛛丝马迹,根本没人能找到这里。

    除非秦骁派手下挨家挨户地搜查。然而那样只会打草惊蛇。等他搜查过来的时候,这人已经杀人灭口了。

    苏雯澜在与那人说话的时候一直在观察他。别看她故意刺激他,其实这是有原因的。一是为了让他的情绪失控,这样才能透露更多的消息。二是让他方寸大乱,这样才能观察得更仔细。三是为了拖延时间。当然,这样也很危险。

    比如说刚才那人掐住她的脖子。如果没有临时改变主意的话,指不定现在她已经变成一具尸体。

    秦骁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她做这个诱饵,就是知道会有凶险。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哪怕他那个见过不少生死的大男人都做不到这人的狠辣,让苏雯澜独自面对这样一个危险人物,他怎么可能同意?

    “你别碰我们家小姐。”从角落里传来虚弱的声音。“你放了我们家小姐。如果你想杀人,就杀我吧!”

    苏雯澜刚醒来时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恶人,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如何对付他,所以没有留意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现在这人出声,她又听见了她的话,神情变得难看起来。

    戴着面具的疯子听见那声音,仿佛突然才想起她的存在。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扯过她的手臂,将她拖了起来。

    “你不是想见你们家小姐吗?现在来看看。哈哈哈……”

    苏雯澜看见浑身狼藉的淡竹。淡竹原本清秀的脸上满是青紫的伤痕,那身漂亮的裙子也被撕得衣不遮体。她被那个男人扯住了头发,整个人露出痛苦的神色。

    然而就算这样,她还是说道:“你杀了我吧!不要伤害我们家小姐。我们家小姐有钱,她可以给你钱。”

    “看见了吗?你的丫环还真是忠心啊!”男人掐住淡竹的脖子,对着苏雯澜恶狠狠地说道:“现在就看你这个做主子的舍不舍得她死了。如果你不想她死,就把衣服脱了。”

    “不要。”淡竹的眼里满是恨意。“你不能这样对我们小姐。”

    苏雯澜蹙眉,看着面具男人:“你给我下了药,我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别装蒜。”男人冷笑。“你现在应该恢复了一点力气。虽然别的做不了,脱衣服还是可以的。放心,我不催你,你慢慢脱就是了。还没有见过大小姐脱衣服,我得好好欣赏。毕竟这辈子也只能见这一次。”

    刚才苏雯澜提过他得了病,马上要死了。那可不是骂他,也不是故意吓他,而是说出了事实。

    这男人的手上全是脓包,只怕身上还有多处都是这样的。她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但是可以肯定治不好。

    “小姐……不要……淡竹宁愿死,也不要小姐受他的侮辱。小姐……”淡竹刚才没有哭,现在哭得像个泪人儿。

    苏雯澜解着腰带,淡淡地说道:“我苏家的丫环流血不流泪,别哭。这有什么大不了?我就当被狗咬了。”

    “小姐……”

    面具男人发出啧啧地声音:“真是感动啊!主仆情深。没想到老子今天还遇见了一对有情有义的主仆。”

    苏雯澜没有理会男人。

    她没有力气,所以脱得非常缓慢。眼瞧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也只把腰带解开了。

    “大小姐,再不动作快点,老子来帮你脱。”面具男人等得不耐烦。“不要耍花招。你现在的力气应该又恢复了些吧?老子下的药,自己是有分寸的。以前那些人在这个时候差不多都可以脱掉衣服了。你骗不了老子。”

    苏雯澜蹙眉:“我本来就生病了,身子虚得不行。现在又中了你的药,怎么可能和其他做惯了粗活的人比?”

    “说得也对。大小姐就是大小姐,自然不能和那些做粗活儿的女人相提并论。这倒是我错怪你了。哈哈……”男人说着,推开淡竹的身体,大步走向她。“既然如此,老子亲自来帮你脱。”

    苏雯澜被他一把抓过去,紧接着哗啦一声,衣服就这样被撕开了。

    “大小姐……”淡竹尖叫。“禽兽,放开我们小姐。放开她。你有什么冲着我来。我来替她。”

    苏雯澜露出痛苦的表情:“你放开我。如果现在放了我,说不定还能留一条命。”

    “你当老子傻?我都快死了,还不好好享受一下,怎么对得起自己?”男人说着,舔了一下苏雯澜的脖子。

    苏雯澜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喉咙也有些异物,想要呕吐出来。

    好恶心。

    她的身体还没有被男人碰过。现在居然被这样恶心的男人碰了。

    从心里涌现浓浓的杀意。那双眼睛微微眯起,杀机立现。

    扑哧!尖锐的发簪插进男人的后背。

    男人推了苏雯澜一把,避开了死穴。他恶狠狠地看着对面的女人,眼里满是狠色。

    “没想到还是朵带刺的花。有意思,太有意思了。老子现在更兴奋了。”说着,他再次抓向苏雯澜。

    可是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她有机会伤着自己。

    所以,他要狠狠地折磨她,让她臣服在自己的身上。他要听这女人痛苦的叫声。她越痛苦,他越爽快。

    只要想到那样的画面,他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

    苏雯澜见他抓过来,朝旁边滚了一下。那人失了手,再次落了个空。

    他摘下面具,露出一张满是脓包的脸。那张脸原本应该并不老,现在满是脓包,看着特别恶心。

    他扬起邪恶的笑容:“是不是很恶心?你跟那些女人一样,也觉得我恶心对不对?可是这一切都是你们女人害的。知道这是什么病吗?花柳病。哈哈哈……没得治了。没得治了……”

    “你会得这种病,那是你自己肮脏。如果你不去那些不干不净的地方,会得这种病吗?”苏雯澜冷道。

    “我肮脏?谁让你们女人贱?如果没有贱女人,我们男人会去那种地方吗?”面具男人根本没有理智可言。

    事实上,与这种人讲道理,根本就是浪费时间。苏雯澜可不是想做什么点化别人的菩萨,她也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现在每多说一句话,就为了拖延时间。只有拖延下去,才能让秦骁准备得更充分。

    “我和你拼了。”淡竹扑向那个男人。

    淡竹先一步落到那个男人的手里。现在她的药效消失得差不多了。因此,她突然扑向那男人,倒是让那男人防不胜防。而她的手里也握着一支发簪。显然苏雯澜刚才的动作给了她启发。她也用一只发簪当作凶器。

    扑哧!发簪就这样插进了那个男人的眼睛。

    “啊!!”男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贱人!”

    砰!他一脚踢在淡竹的身上。

    “贱人,老子要杀了你。”男人发疯似的踢打着淡竹。

    苏雯澜用尽全身的力气,拿起旁边的花瓶砸向那男人的脑袋。

    哗啦!花瓶碎裂。那发疯的男人也停下了动作。

    鲜血顺着他的脑袋流淌下来。

    他恶狠狠地瞪着苏雯澜,脸上满是恶毒的神色。

    “你死定了。”

    苏雯澜淡漠地看着他:“只管放马过来。”

    男人再次朝苏雯澜伸出手掌,可是这一次苏雯澜并没有乖乖让他抓住,反而躲开了。

    她比刚才更有力气了。

    砰!有人踢开房门。

    只见一道黑影匆匆跃进来,以极快的速度将苏雯澜抱起来。同时,那个面具男人也被另一个人用刀架住了脖子。

    抱住苏雯澜的当然是秦骁,而后面赶过来的那人是林盛。在林盛之后,还有几个手下冲进来。

    林盛看见淡竹,脸色大变。他用刀背砍昏面具男人,再脱掉外衣裹在了淡竹的身上。

    淡竹见苏雯澜被救了,脸下满是释然的笑容。然而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笑容里带着绝望,以及死意。

    “请告诉半夏,一定要好好照顾小姐。”淡竹看向林盛。

    林盛蹙眉:“你想做什么?”

    “我这样肮脏的人,怎么能留在小姐身边呢?那个男人得的是花柳病,我被他碰过……”淡竹的脸上满是泪痕。

    林盛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对苏雯澜的两个婢女,他一直是非常欣赏的。特别是这个温柔的淡竹,每次见到她都觉得很舒服。没想到这样好的姑娘会遇见这样的事情。林盛的心里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你不要乱来。”林盛沉声劝解。“要是让你们小姐知道我没有保护好你,只怕下一个要死的就是我了。"

    “我要是回去,小姐肯定会留下我。可是我这么脏……这么脏……”淡竹痛哭起来。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