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穿越时空 > 宠妃毒后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佟佳昊天终昭雪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宠妃毒后

作者:樱椤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佟佳昊天终昭雪

    “管家,婉婷小姐还好吗?”橙溪一边走一边随口问到。

    “哎!还是老样子。”

    “这是我师兄,是我爹的关门弟子,将军一直想让我爹替婉婷小姐看病,只可惜我爹被恶人给害了,不过我师兄医术也很好的,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让他去给婉婷小姐看病?”橙溪向管家夸赞了浩然一番。

    “这个,还是等将军回来再说吧!”

    “行。”管家将二人带到客厅,并好茶好吃的伺候着。

    “你还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师傅师娘刚死,你却还能吃的下去,片刻的伤心之后,就变得这么若无其事。”浩然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橙溪,小声的抱怨到。

    “再伤心肚子也会饿啊!就像你说的,不管怎样爹娘都是不会再活过来的,与其痛不欲生,还不如及时行乐,你说呢?”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铁石心肠,或者说是修练成精,不懂人间情爱为何物。”浩然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橙溪也不再搭理他,继续吃吃喝喝,东瞧瞧西看看。

    赫柏将刘太医祖孙俩秘密带进养心殿,皇上亲自审理四十年前太医毒害皇嗣一案。

    “草民刘明渊,拜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刘太医拉着小孙女给皇上行礼。

    “你就是当年出面作证的太医?”皇上问到。

    “正是草民。”

    “虞兰,去把小女孩带出去玩。”皇上对身旁的近身伺候的宫女说到。

    这次橙溪没能进宫,她前一次患难与共的好姐妹,这一次是否真的能平平淡淡的做皇上的侍女,不再牵扯到后宫的尔虞我诈中去。

    “是。”虞兰应着,上前去抱小女孩,小女孩本还想反抗的,可刘太医给她使了个眼色,她就乖乖的同虞兰出去了。

    “说吧!当年你们是如何串通一气,毒害皇嗣,嫁祸佟佳昊天太医的。”皇上急切的问到。

    刘太医开始回忆当年之事,原来他根本就没有参加毒害皇嗣的事,而是抓住了宜太妃毒害皇嗣的证据,两人因此来了个交易,宜太妃答应他,一定助他坐到院首的位置,那时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太医,一时被权利蒙蔽了双眼,在宜太妃的安排下,出面诬陷佟佳太医。

    后来他总是良心不安,几次都想把事情告知先帝,可那狡猾的宜太妃,竟然将自己唯一的外孙女送进宫内,做了皇上的嫔妃,外孙女舍不得眼前的荣华富贵,在宜太妃的唆使下,苦苦哀求他,让他不要把事情说出去。

    事情越拖越久,久得刘太医都差点忘记还有此事,不是赫柏他们前去,他可能打算把这个秘密带到棺材里去。

    刘太医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清楚后,从怀里掏出了当年他偶然得到的证据,并向皇上请罪,赐他一死,不要迁怒于他的亲人,尤其是那还年幼的孙女。

    “你不必死,你也是被迫,并未亲手害人,朕念你举证有功,等这件事完结之后,你就带着你的小孙女安华寺,向佛主忏悔一生的罪过。”皇上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点,对这些妨碍不了他的人,都异常的宽容。

    “谢皇上隆恩!”刘太医激动的磕头谢恩。

    “陈育,去传宜太妃来见朕。”

    “嗻!”陈公公领了命,躬身退出养心殿。

    “皇上,此事也算是水落石出了,微臣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皇上恩准。”赫柏见事情差不多已经板上钉钉,开始为橙溪讨个说法。

    “讲。”

    “佟佳昊天太医刚正不阿,宁死也不屈,可他的后代,却一直背负着乱臣贼子的骂名,为了躲避派去杀他们灭口的人,他们背井离乡,甚至连自己的姓都不敢姓,微臣恳请皇上昭告天下,还他们一个清白。”

    “还有这样的事?好,朕稍后就昭告天下为他们昭雪。他们现在身居何处,在做什么?”赫柏又给他送来一个表现的机会,他欣然同意。

    “他们一家人继承了佟佳太医的衣钵,现在就在京城开药店,医术精湛,救人无数。”

    “这样啊!那朕就还他们家一个太医,你回去立刻带她们进宫来见朕。”

    “皇上仁德,乃百姓之福,微臣替佟佳人谢过皇上的恩典。”终于不负橙溪所托,赫柏心里一下就轻松了许多。

    宜太妃来后,看到刘明渊太医,和摆着案上她做梦也忘不了的东西,她直接吓得瘫坐在地。还没等皇上质问,她就承认了,不停的向皇上求情。

    本来这是他皇阿玛的妃子,对他而言也算是长辈,他本该以礼相待的,可谁让她摊上了这种事呢?

    皇上剥夺了她的封号,将她贬为庶人。她的儿子允祺,也因此受到牵连,罢权夺封号,再无出头之日。

    等皇上把事情处理好,赫柏亲自等到皇上把圣旨书好,带着圣旨出了宫。刚行到将军府门口,管家就上前来迎着,“将军,那个小姑娘又来了,还带了一个公子来。”

    “哪个小姑娘?”

    “就是第一次见到你,就上前拉住你,疯疯癫癫的那个。”管家将马绳递给旁边的下人,跟着赫柏进了府。

    “是她呀?还真是巧了,免得我再去寻她了。”赫柏一脸轻松的笑到,“她们在哪里?”

    “在客厅呢!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行,我知道了,你去给沏三杯茶来。”

    管家应着走开了,赫柏一人朝客厅走去。

    见赫柏进门,橙溪激动的上前应着说到:“赫柏,你回来了,事情怎么样了?”

    “一切都非常的顺利,宜太妃也受到了该有的惩罚,而且皇上还答应照顾天下,为你们佟佳人昭雪,并让你们去一个人进宫当太医,也算是完成你爷爷的未了之愿,接旨吧!”赫柏举起圣旨,示意他们跪下接旨。

    听到这样的消息,橙溪心里当然是开心的,她立马跪下,并且强行把不愿意跪的浩然也给拉来跪着了。

    赫柏宣读完圣旨,笑着交到橙溪的手里。

    “人都没有了,还要这圣旨来做什么?”浩然这一边不悦的嘀咕着。

    “浩然”

    “难道不是吗?当太医,难道让你去吗?”浩然大声的说到,从地上站起来,重新气冲冲的回到座位上去。

    不知内情的赫柏,看着橙溪,希望橙溪能给他一个解释。

    “我回来的时候,我爹娘已经被宜太妃派来的人杀了。”橙溪突然心中一阵泛酸,低声给赫柏说到。

    听到这么突如其来的消息,赫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对不起,是我晚了一步,不然周大夫她们就不会,你也别太伤心,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赫柏看到橙溪伤心,一时忍不住用手去抚摸她低垂着的头。

    这一幕被浩然看在眼里,他醋意大发,额头青筋暴涨,拳头紧握,有一种想冲上去大人的冲动,他用力的深呼吸了一下,心中的怒气才稍微被压制下去。他猛的从椅子上腾起,搭着橙溪的肩将橙溪从浩然手中夺过来,紧紧的搂在怀里。

    “你干嘛呢?浩然,放开我。”橙溪用力的挣扎着,不停拍打着浩然的手。

    “节哀顺变?你看她脸上哪来的哀?也不知道你给溪溪灌了什么迷魂药,为了你,她可以顶撞自己的爹娘,为了你她可以不顾一家人的死活,为了你她竟然跑去边塞当军医助理”

    还没等浩然说完,橙溪就打断了他的话,“浩然,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你心里那点小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点点滴滴,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比我自己的长相还记得清楚。”浩然激动的说着。

    “别说了,浩然。”

    “为什么不说?你傻呀?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还要拼命去救她的女人,你以为你这样很英雄,很仗义是不是?”浩然越说越听不下来。

    橙溪真的没有想到,浩然竟然能把自己的事情分析的这么透彻。她俩就这么斗着嘴,赫柏被弄得雨里雾里的,真不知道该怎么插嘴了。

    “还有你,你明明有未婚妻,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溪溪,她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她的清白很重要,你知道吗?你们这些有钱人就是畜牲,把女人就当做玩物,当做衣服,玩了扔,扔了换”浩然指着赫柏大声咆哮到。

    “别说了,我叫你别说了”橙溪大声的吼到,可浩然仍然不愿住口。橙溪气不过,一巴掌给浩然呼了过去。

    这一巴掌下去,浩然才停止喋喋不休,用含着泪花的眼睛盯着橙溪,搂着橙溪的手也松开了。

    橙溪这刚一打出去就后悔了,她颤抖着手向浩然道歉:“浩然,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一时没控制住。”

    浩然瞪了赫柏一眼,没有理会橙溪,迅速的朝门外跑去,橙溪追了两步就又掉头回了屋里去。

    “赫柏,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知道的,你和那些纨绔子弟不一样,他不了解你。我们是朋友,是结义兄弟,对吗?我师兄就是那个牛脾气,你别管他。谢谢你帮我爷爷昭雪,只可惜,我不能让我爹给婉婷治病了。”橙溪慌忙向赫柏解释,就怕刚刚浩然的话伤到了他。

    此时的赫柏,因为刚刚浩然的话内疚自责得不行,他就是个完美主义者,不允许自己伤害别人。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