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穿越时空 > 吃货当家:朕的皇后是神厨 > 第439章 怀夏番外60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吃货当家:朕的皇后是神厨

作者:九尘

第439章 怀夏番外60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蓝夏忽然想到和楼怀瑾相识不久后,他被人偷袭的那一晚,当时觉得可能是有人觊觎他的财产,想谋财害命。

    可仔细想来,好像没那么简单,难道这个和他的王爷身份有关?

    这么说的话,那他和其他兄弟应该没多和睦的。

    “怎么?还是担心?”楼怀瑾促狭地笑道。

    他就知道蓝夏肯定想得太多,不过他暂时不打算告诉她所有的事情。

    蓝夏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偶尔这么神色紧张,也怪有趣的。

    “恩,不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呗。就算乾元国是龙潭虎穴,我也得跟着你一起往下跳不是?”蓝夏故作轻松地开玩笑道。

    楼怀瑾不乐意了,手臂一抬就在蓝夏胳肢窝里乱挠一气。

    “那你觉得我是鸡还是狗?”

    “哎呀,你饶了我吧……啊哈哈哈哈……”

    蓝夏最怕被人挠痒痒,连声求饶,却又被挠地不得不哈哈大笑。

    飙地眼泪都出来了,楼怀瑾还是不放手,她只能趁机抱住楼怀瑾的脖子往自己身边一拉,狠狠地朝他嘴唇咬了过去。

    楼怀瑾躲过了蓝夏的牙齿,手上不再挠她了,但也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

    他把蓝夏双手握住按在她头部两端,牢牢地控制住她不让她乱动。

    “夏儿……”楼怀瑾忽然变得很严肃,眼中的柔情浓得化都化不开,“我爱你。”

    “你……唔……”

    蓝夏刚张口,楼怀瑾的唇便印了下来,让她那相同的三个字呜咽在喉中,没机会说出口。

    ……

    第二天,蓝夏放弃了继续深入龙焰山的念头。

    就按楼怀瑾的想法,趁着气候还好,先回到郁城,等到来年春天再想办法进山勘察。

    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往郁城返回,这次没有心思再边走边玩了,马车行驶的很快,不出七日就回到了郁城。

    楼怀瑾跟着蓝夏一同回宫,向蓝钧提出要带蓝夏回乾元国的要求。

    理由很堂堂正正,他想尽快迎娶蓝夏,所以必须带回去给他父皇看看。

    蓝钧一想也对,虽说他作为一国之君不方便出行,蓝夏既然要嫁给人家当正妻,去拜会一下也是应当,就答应了。

    不过第一次去见对方家长,对方还是大国皇帝,礼数不能不周全。

    蓝钧说需要准备一些事宜,暂时把时间定在五日后,再让他们启程。

    送走了楼怀瑾,蓝夏也回倚萝苑休息了。

    蓝钧一个人关在御书房里待了好久,这才让人又把蓝夏叫来。

    “父王,你找我?”

    蓝夏刚躺下不久,就听见蓝钧说有事找她,以为婚事出现了一些变故,火急火燎地就跑来了。

    蓝钧挥手屏退了宫人,只留下父女二人对话。

    “夏儿,你先坐。”

    “是。父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蓝夏有些担心地问道。

    “那倒不是,就是你即将远行,父王担心你会因为身份问题会被人看低。”蓝钧蹙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国弱小,你要是出去了免不得被人说是趋炎附势,看上他的钱财了云云。”

    “嗨,多大个事儿啊。”蓝夏嗤的笑出声来,“父王,您真是瞎担心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事情,别人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情,我只要不在乎就伤不到我。再说了,也不看看谁先追的谁啊,您真的想多了。”

    蓝夏觉得蓝钧真是个好父亲,能为她设想到这么多。

    可能为人父母不得不比子女要多想一步吧。毕竟婚姻有时候并不只是两个人的事情。

    更何况这是讲究门当户对的古代,从表面上看,她和楼怀瑾就一些硬件条件来说,的确是很不般配。

    “夏儿,父王找你来,是想交给你一些东西。前往乾元国,少不得要和一些皇亲国戚打交道,还有打点下人也都是需要钱的。”蓝钧从书桌下拿出两个箱子。

    “这是什么?”

    蓝夏好奇那两个箱子是什么东西,听蓝钧这意思,要给她钱了?

    “父王曾告诉你龙焰山曾经开过许多宝石矿的事情,当时的国主下令将所有的宝石放进国库。父王去取了一些出来。给你此行使用。”

    蓝钧将两个箱子打开,顿时整个御书房都被照得熠熠生辉。

    “这都是宝石?”

    蓝夏觉得她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第一个箱子里装满了无数鹅蛋大小的宝石,最小的也有鸡蛋大小。

    晶莹剔透的红色蓝色和绿色在烛光照耀下流光溢彩,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另一个箱子里则是许多玉石和玛瑙雕制的首饰,有发簪,有手镯,还有许多玛瑙球穿成的珠串。

    “父王,您这是……”

    蓝夏首先表示,就算她前世是个富二代,也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大块的宝石。

    随便一颗取出来都价值连城,更别提整箱了。

    但是就是这些宝贝,被很随意地堆在箱子里,就像碎石头一样,简直让人觉得暴殄天物。

    “你离开父王多年,又失去了过去的记忆,父王心中有愧。这些就算是父王为你做的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我想,老祖宗不会怪罪我私取国库的。”

    蓝钧叹了口气,仔细将箱子盖上,上好锁后把两只钥匙递给蓝夏。

    “可是,父王,这些真没必要。我做生意也有不少钱的。此番就是去乾元国,也不需要这么多啊。”

    蓝夏虽然很感动,但是觉得这些也太多了,她不能接受。

    况且蓝钧是冒着忤逆老祖宗命令的危险将这些东西交给她的,这让她如何受得起?

    “你拿着吧。父王会另外准备嫁妆的,到时候这些东西要是有剩余,就充进嫁妆里去。你是我的女儿,父王只想你好。”

    蓝钧态度坚决,把两只钥匙硬塞进蓝夏的手中,转身就离开了。

    蓝夏握着两个宝箱的钥匙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眶都湿润了。

    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蓝钧知道蓝夏出身自一个小穷国,到了乾元国那种金银遍地的富庶之地,又是嫁给楼怀瑾这样有钱有地位的人,必定引得许多人羡慕嫉妒恨。

    到时候她的出身,她的财力,乃至她背后的家族和国家都会成为他人口中议论的谈资。

    蓝钧这么做是为了她的尊严,为了堵住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之口,也让蓝夏在乾元国将来会过得舒心一点。

    蓝夏让宫人将那两口沉甸甸的箱子送回到了倚萝苑。

    那是蓝钧的父爱,她就算不愿意收也不得不收。

    “唉……”蓝夏低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她不过是穿越而来的一抹异世孤魂,竟然有幸得到这样的父爱,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整个银河系,才能遇到这样的家庭。

    蓝夏暗自下定决心,等从乾元国回来以后,她就更加发奋赚钱,一定要让蓝笙国富庶。

    绝对不再让家人和所有国人在别人面前有抬不起头来的自卑感。

    一国之君尚且如此,那普通百姓岂不是更加妄自菲薄?

    ……

    离开蓝笙国之前,蓝夏每日都起早贪黑地外出工作。

    她仔细视察了知新街的每家店铺,更细心地倾听顾客意见,在服务和硬件方面进行了一些改进。

    又去蓝柔的彩云莊看看生意如何,郁城内自从颁布了禁止仿品的条例以后,蓝柔家衣服款式再也没人仿造了。

    楼怀瑾让人做的商标也早就运到了彩云莊,已经加在衣裳上面做足了防伪的工作。

    彩云莊的生意日渐红火,蓝柔自己也自信开朗了不少。

    蓝夏对她很是欣慰,四合院的装修也做好了。

    不过自此之后需要独自撑着场面,蓝柔还是觉得有些担忧。

    她想等着蓝夏回来以后再一同齐心合力,在四合院开间更大的铺子。

    蓝夏早晚是要嫁去蓝笙国的人,她虽然先答应了蓝柔的要求,但心里盘算着如何能让蓝柔更加自信才是。

    转眼间,到了蓝夏离开蓝笙国的日子。楼怀瑾一大早就来宫里亲自接她。

    慕容薰哭得眼睛红彤彤的,从红肿的眼皮就能看得出来她这是哭了一晚上。

    不过这次她倒不是伤离别,女儿要出嫁了,她这是开心。

    慕容圆圆得到消息,也一早就赶过来跟蓝夏道别,她一会哭一会笑,惹得蓝夏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别哭了,别嫉妒我提前嫁出去,以后也给你找个好婆家,昂?”蓝夏开玩笑道。

    “你真是的,不理你了。”慕容圆圆脸一红,拧了蓝夏一把,疼得她连声求饶。

    和家人朋友一一道别以后,蓝夏踏上了前往乾元国的路途。

    以前,她从乾元国离开前往蓝笙国的时候还是个天涯孤女,如今,路线相反,而她也有了不同的身份。

    人这一辈子啊,有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还真是不可预料。

    蓝夏自嘲地笑笑,歪着脑袋靠在身边人的肩头,“到了乾元国,要是有人欺负我怎么办?”

    “那为夫就灭了他们。”楼怀瑾答得认真,一点都不像开玩笑。

    “哼,还灭了他们。”蓝夏失笑,掩着嘴揶揄道,“当初还不知道是谁险些丧命呢……”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