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玄幻魔法 > 穿书后,我娇养了反派大佬 > 正文 第六十五章做个人吧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穿书后,我娇养了反派大佬

作者:西瓜绿了

正文 第六十五章做个人吧

    珠儿心疼朱六,却不敢言语出来。

    次日,苏欣雅早早就醒了,洗漱一番,美美哒从房中走了出来。

    “姑爷呢?”

    “小姐,姑爷在练武场呢!”

    “端上茶水跟上。”

    苏欣雅柔柔弱弱带着端着茶水的珠儿来到了练武场,场地不大,朱六正卖力的耍刀呢!

    “相公,快过来歇歇,我为你准备好了茶水。”苏欣雅明明很不喜欢朱六,可她偏偏伪装成很关心自己相公的样子。

    朱六粗鲁擦了一下脸上的汗,大步走了过来。

    珠儿为他倒了一杯茶,被朱六一口气喝了下去。

    苏欣雅眼中闪过鄙视,不过被她掩藏的很好。

    “相公,早饭想吃什么?我好吩咐下人去做。”

    朱六道:“我不挑,吃啥都中。”

    苏欣雅颔首:“那相公你在练一会,我去厨房看看。”

    朱六目送她们主仆离去,转身耍起了红缨枪。

    早饭很丰富,朱六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相公,你慢点!”

    “相公,你再吃点!”

    朱六吃饱了,起身出去了,苏欣雅立马让下人把他用过的碗筷撤掉,说是看着碍眼。

    段氏深知苏大小姐的脾气,不好多管闲事,吃过饭,苏欣雅带着几个仆人回了城守府。

    苏培玉今日在府并未出去,苏欣雅过府时,苏培玉正与一位年轻貌美女子打情骂俏呢!

    “大人,你好坏!!”女子妩媚妖娆,说话声音堪比黄莺清脆,迷的苏培玉眼中都是疼爱之意。

    苏欣雅离得远远就听见了此话,怒上心头,不管不顾冲了过来。

    “大人,救我!!”

    苏欣雅上来就喊打喊杀,吓得女子躲在了苏培玉身后。

    “你个贱人,本小姐今日一定要打死你,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给我抓起来?”

    苏培玉在呢,谁敢动手?

    下人不动,苏欣雅气得宛如泼妇,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她自己去抓那女子,两人围着苏培玉来回转,很快苏培玉就怒了。

    苏欣雅被他一把拉住,喊道:“你能不能不要闹了?”

    “阿爹,你说我闹?明明是这个小贱人勾引你在先……”

    苏培玉无奈道:“雅儿,你阿娘已故多年,阿爹一直未娶,如今你嫁人,阿爹再娶并不过分……”

    他不止不过分,可以说是好父亲。

    就怕委屈自己女儿,苏培玉丧妻多年未娶妻未纳妾。

    苏欣雅闹道:“我不同意,你要是娶她,就当没我这个女儿……”

    张伯看不下去了,上前劝道:“大小姐,您也理解理解老爷,毕竟他不是古稀之年,您这样是不孝……”

    苏欣雅怒道:“你个狗奴才,这里那有你说话的分?”

    她是张伯从小看着长大的,对她十分疼爱,不想她言语如此伤人。

    苏培玉怒了,甩了苏欣雅一耳光。

    苏欣雅捂着半张脸,哭喊道:“这是你第二次打我,我恨你……”

    苏培玉看着哭着离去的女儿,跺了跺脚,恼怒道:“哎,都是我把她宠坏了。”

    张伯派人去追苏欣雅,女子这时哭哭啼啼道:“大人,我还是走!”

    苏培玉把她拦在了怀里,深情道:“媚儿,不许走,我娶定你了!”

    于媚儿趴在苏培玉怀里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苏欣雅作闹一通,催化了苏培玉娶于媚儿的进度。

    很快婚事定了下来,城守府准备大办,因此许多人都收到了喜帖。

    苏欣雅得知此事,气得在家发疯发狂。

    可她终究没能阻挡苏培玉去于媚儿的决心。

    八抬大轿苏培玉把于媚儿抬入的城守府,几十张桌,场面很是热闹。

    顾九与霍岩也来了,毕竟他们在汉阳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婚礼现场顾九没看见苏欣雅的身影,倒是看见了朱六在忙里忙外。

    女人在后院,男人在前院,顾九是将军夫人,许多妇女过来巴结她,自然其中也看不上她的人。

    原汉阳郡前任守城军将夫人闵氏,就是极为看不上顾九。

    闵氏丈夫在位期间没有任何作为,皇上贬了他的职位,如今她丈夫在城守大人手下做事,因此闵氏怀恨在心。

    “哟,老早就听说霍将军妻子貌美如花,如今看来传言不假呀!”闵氏巧笑嫣嫣道。

    顾九不认识她,目光看了过去,很快有人为她解惑。

    县令夫人?

    顾九笑道:“夫人谬论,言过有虚。”

    闵氏笑着道:“此言差矣,我可听说了,您是一位商业奇女子……”

    随着顾九的回归,许多事都引起了大家关注,渐渐有些人花钱从将军府打听出来一些事情。

    顾九算是商家,在天龙国是不入流的行业,所以别看许多妇人捧她,岂不知一个个心中对她鄙视不已。

    女人很少有抛头露面的,顾九不但抛头露面,还把买卖做的很大,这样一来许多人就酸了。

    背后诋毁不过是小意思,当面也有人敢拿话挤兑她。

    一般时候,顾九都不会在意,毕竟出身不能选择,能过上富有的生活,她才不会迂腐过穷日子呢!

    顾九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闵氏,谢谢你的称赞,我靠自己本身赚银子,不偷不抢我从不觉得丢人。”

    闵氏笑着道:“那是,哪像我们,一个个宅在后院只能相夫教子……”

    顾九不想在苏培玉婚礼上与闵氏闹得不愉快,让了一步,只是笑了笑。

    闵氏以为顾九怕她了,蹬鼻子上脸道:“这女呀,还是深居简出的好,总是抛头露面好说不听,毕竟人言可畏,我是很在意自己名声……”

    顾九怒了:“闵氏,我自认没得罪过你,你何必拿话挤兑我呢?我告诉你,我不是怕你,只是觉得你很愚蠢。我相公是守城将军,你一个县令夫人拿什么跟我叫板?”

    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不说霍岩是个将军了。

    闵氏气得脸红脖子粗,挤笑道:“霍夫人,您误会了,我话没有别的意思,瞧我这张嘴,对不起!”

    顾九环视一下房中所有人,冷笑道:“记住了,不要惹我,惹我者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她不是在吓唬人。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