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都市言情 > 大展鸿图 > 第六卷 我的仕途我做主 第3699章 众望所归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大展鸿图

作者:金一新

第六卷 我的仕途我做主 第3699章 众望所归

    尽管上上下下一致反对市委领导挪用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工资储备金,朱书记却一意孤行,硬是让市委秘书长成杰奎把款项拨走,留下一个财政大窟窿让底下人焦头难额不知道如何应付?

    现在,听处长这么一说,年轻人心里大约猜到,恐怕这个月工资真是要泡汤了。

    ........

    本该发工资的这一天,有人一直等到夜里零点也不见银行有打款信息过来,一个个第二天到了单位后,纷纷冲自己单位的会计质问,“为什么这个月工资没有按时发放?”

    各单位的会计又纷纷把从财政局咨询回来的讯息传达给本单位的员工,说是“因为要建设深港项目,市委领导决定集资,扣除大家一个月的工资。”

    这样的说法很快流传开来,却没料到有市委市政府消息灵通人士又出来辟谣说:

    “深港项目是省里十三五重点规划的项目,主要的费用支出全都是湖州市和省里财政支出负担,跟定城市的财政扯不上多大联系。”

    一时间,定城市机关事业单位上上下下无不在讨论关于七月份工资到底何时发放?为什么未能及时发放?到底是不是彻底泡汤?.......

    所有的问题积累到某种程度的时候,必定会有人挺身而出要个说法,一些在职的工作人员不敢有过分激烈的言辞,只敢在背地里发发牢骚。

    可是那些退休的老干部们却少了诸多忌讳,听说七月份工资很有可能泡汤,一个个老干部纷纷在微信朋友圈里各种发泄怨言,最后集成统一意见:

    去定城市委市政府直接找市委书记朱家友当面个讨要说法,他要是敢不给大家一个合理的交代,就去省城告他!

    事情就这样像是春风锫着小火,把诸多流散各地的小火苗经过微信朋友圈的便利后,逐渐凝聚成绳形成一股较为团结强大的力量,离退休老干部们为主体的讨要工资队伍,大热天出现在市委市政府大门口。

    这些老干部一个个在岗的时候哪一个不是人精?朱家友现在玩的招数都是他们以前玩剩下的,身为曾经的老官场,他们太知道用什么招数能逼的朱家友给出交代。

    市政府门口的信访接待室里,硕大的空间里挤满了老干部,坐在信访接待室吹着空调,老干部面对出面接待的信访办主任看也不看一眼,却当着他的面掏出手机,拨打报社,网络,电视台等新闻媒体的联络电话。

    居然还有几位老干部直接拨通了省长热线,现场反映说,“定城市克扣了老干部的工资,让老干部没吃没喝只能坐在市政府门口讨要说法。”

    信访办主任瞧着这帮老家伙实在是没法应付,只能把事情一级级往上报,片刻的功夫,情况便有人汇报到市委书记朱家友那里。

    朱家友一早上班就瞧见不少身穿白衬衫深色裤子的老干部聚集在门口,其中有好多人还端着水杯拿着扇子,甚至还有人带了小马扎过来的。他当时心里便担心,这帮老干部不会是要闹点什么名堂出来?要知道,这帮人如今是无官一身轻,又仗着年纪大轻易碰不得,反而更容易蹬鼻子上脸无所顾忌做出令人头疼的事情来。

    没想到,还真是让朱家友给猜中了。

    全市多少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这个月工资没发都安分守己的正常上班,独独这帮老家伙,整天闲的骨头疼跑到市政府门口来闹事?

    朱家友无奈,当即让人请赵市长过来一趟,心里寻思着,让赵德才出面把这帮人打发了也就算了,不就是要钱吗?大不了想办法从别的渠道给他们点,只要他们不闹事就行。

    不一会的功夫,赵德才来了,一进门冲着朱家友问道:“朱书记,你找我有事?”

    朱家友一下子听出来赵德才对自己的称呼是“你”而不是“您’,他心里略觉不悦,脸上却还是满脸堆笑,冲着赵德才开玩笑口气说:

    “赵市长,你此次提拔可以说是众望所归,我还没机会好好恭喜你,要不,改天找个空,我单独请你?”

    赵德才见朱家友一副要跟自己套近乎的口气,心下便明白这家伙肯定是有事相求,跟朱家友同事几年,他也算是摸准了这位市委书记的脾气,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想要吃到他请的一顿饭可不是容易的事。

    既然对方如此热情,赵德才也不好意思过于冷淡,冲着朱家友敷衍道:“朱书记,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这么说话可就太客气了!”

    “就因为大家是老同事了,所有才更应该单独找机会给赵市长庆贺一下,毕竟升迁之喜,对于官场来说那是大喜啊,哈哈哈!”

    赵德才脸上漾了一下,并未接他的话茬,这种客套话听多了心里其实没什么感觉,他猜到朱家友此时叫他过来必定有正事要谈,倒也不想在这种虚话上浪费口舌和时间。

    “朱书记,你叫我过来,有事吗?”

    赵德才突然出口的一句话,让朱家友脸上原本灿烂的笑容差点当场凝滞,画风转变太快之下,朱家友有种跟不上节奏的感觉。

    他见赵德才一双眼睛直勾勾看向自己,不禁有些心虚,嘴里却还是把之前早已打好底稿的话说出来:

    “赵市长,底下人没向你汇报吗?大门口来了一批老干部,闲着没事闹什么上访?这些老干部都是老资格,信访办的那帮人怕是应付不来,还是赵市长亲自出面稳妥些。”

    朱家友字斟句酌把话说完,就是没提及这帮老干部闹事的原因是什么,原本是想着先把赵德才拉上船再说,等他真正开始着手处理此事的时候,即便是了解了这帮老干部闹事原因,他总不能半路撂挑子?

    朱家友心里如意小算盘敲的“咚咚”响,却不料赵德才也不是省油的灯。

    以赵德才的信息渠道岂能不了解门口那帮上访的老干部为何而来?明明是朱家友擅自调用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发放款项导致老干部群情义愤要上访,到了节骨眼上,他朱家友却还想要利用自己出来帮他挡枪眼?

    白日做梦!

    朱家友一句话说完后,赵德才耐人寻味的眼神看向他,那眼神仿若要看穿朱家友内心深处,这让朱家友没来由的突然感觉有些紧张。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