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校园青春 > 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 > 正文 653一盅金丹酒,一夜九次郎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官警亨:权路江湖三兄弟

作者:北疆雪狼

正文 653一盅金丹酒,一夜九次郎

    ;   走进芙蓉阁,庄俊生被让到上位,侯吉吩咐服务员走菜上酒。

    “呵呵,庄局,我就是开饭店的,可还是跟人家天伦比,还是天壤之别!”侯吉点头哈腰给庄俊生倒茶水。

    庄俊生说:“你的饭店也不错,诶,侯老板,孩子住院了吗?我看他病得很重,你不看护他,还非要请我吃饭,这是你的不对!”

    “嘿嘿,庄局呀,犬子托您的福,今天下午一接出来就送进了市中心医院,已经住院了,医生说问题不大,庄局不必牵挂。”侯吉接过服务员开瓶的茅台酒,给庄俊生倒酒。

    庄俊生呵呵一笑道:“侯老板,你怎么说话文绉绉了,我这还真不大适应,你坐下,咱们边吃边聊,别太拘束,也别弄的太文艺了,来,喝一个!”

    “我敬您!这杯酒,是感谢酒,我干了您随意!”侯吉一仰脖,一盅酒下肚。

    庄俊生也喝了,侯吉赶紧又倒酒。庄俊生夹了一口菜,板脸道:“侯老板,你儿子有事儿,你直接找我就好,可是你却跑到我老爹家里,说什么你是九儿的干爹?我父母都是农村老实人,你欺骗他们,达到自己的目的,你胆子不小啊!”

    侯吉闻言,脸色也变了,回头看看,摆手让服务员都出去,这才说:“庄局,我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直接去找你,你恐怕都不会见我吧?我那可怜的孩子,就得死在狱中了……”

    庄俊生又喝了一口酒,看侯吉的确也是爱子心切,就缓和道:“行了,下不为例,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给我打电话,我爹妈那里就必要再去了,九儿,我也不希望你去打扰她,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许再提起!”

    “是是,我带来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侯吉弯腰从下面拿起来一个小盒子,摆在庄俊生的面前。

    庄俊生呵呵一笑道:“你东西还真不少,这次又是什么宝贝?”

    “算不上宝贝,却也是祖传的一个稀罕物,我家祖祖辈辈在这松江上打鱼,据说这是我太爷爷,那年冬天,零下四十几度,他到江面凿冰,冰厚两米,刚一开凿,却见江面红光一闪,一条金红色的大鲤鱼破冰而出,口衔金丹,光彩夺目,我太爷爷得了这颗金丹,用来泡酒,活到九十九岁,从那时起,这颗金丹就成了我家的传家宝。”侯吉说得神乎其神,庄俊生顺手打开盒子。

    紫檀木的盒子倒是个老物件,打开看,里面有个淡粉的绒布包,再打开,就是侯吉说的那颗金丹了,杏仁大小,暗金色,隐隐能嗅到酒香之气。

    “庄局回去,用十斤70度老烧酒泡,每天睡前喝一小盅,剩五斤酒再填满,这颗金丹可以一直泡。”侯吉小声说道。

    庄俊生捡盒子盖上,看着侯吉,说:“喝了这金丹泡酒,有什么好处呐?”

    “嘿嘿,强身健体,你看我,身体就跟铁一样,做什么事儿都有用不用完的劲儿,就是那事儿,喝了一盅金丹酒,一夜九次郎,不是梦想。”侯吉凑近了说道。

    庄俊生将盒子推到侯吉面前,“这么好的东西,你舍得给我?你自己留着吧!”

    “别呀,我泡了十斤酒,藏起来了,足够我用的了,这颗金丹就孝敬您了,我没多少钱,别看我开着鱼馆,一年忙到头,也就挣个几十万,拿不出手,所以,就把这个宝贝给您,您要是不收下,我老侯心里不安,也实在拿不出什么好东西了。”侯吉又把小木盒推到庄俊生面前。

    庄俊生点了根烟,“上次你给我一颗珠子,这次又是一颗金丹,礼太重了,这样吧,你想不想把鱼馆开到市里来?我给你资金,你当老板,开一家江鱼酒楼吧,地方你选,预算你提,所有投资都算我的,你也就不必在江边小渔村苦哈哈的做了。”

    “那太好了呀,钱我这些年也赚了不少,有个一两百万,但是要在市里开个大酒楼还远远不够,不瞒庄局长说,我早有这个想法,只是最少要一千万投资,我自己的钱,加上筹资,最多能凑五百万。”侯吉面有难色。

    庄俊生摆摆手,拿起手机,拨通了佟北汉的手机,“汉哥,我,有个朋友,要在市里开一家江鱼大酒店,需要投资五百万,你来一趟吧,跟侯老板见个面,谈谈,好好,到了市里打我电话。”

    庄俊生放下手机,说:“就这一两天,依原县的佟老板到市里来,你们都是做饭店的,你们好好聊聊,兴许就是大生意。”

    “哎呀,我还寻思,庄局哪里有那么多的钱给我,敢情是帮我拉合作伙伴,汉哥,依原县的大哥大,我知道这人,没想到庄局还认识他,还能说上话。”侯吉不无羡慕地说道。

    庄俊生哈哈一笑,“汉哥我很熟的,你还是不太了解我,我在做司法局局长之前,在依原县工作过,怎么会不认识汉哥,来,喝酒!”

    侯吉连忙把酒满上,举杯道:“庄局,我侯吉能认识你,受你的大恩,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这个酒楼开起来,我算你百分之十的干股!以后咱事儿上见,都在酒里,我先干了!”

    庄俊生把酒喝了,放下酒杯,“我不缺钱,不要你的干股,你只要拿我当兄弟就好了,以后我也多个喝酒的去处,就行了。”

    “庄局不用客气,我老侯也不会说啥,从现在起,我这二百来斤就是你庄局的了!别的我不敢吹,手底下还是有几个肯卖命的弟兄,庄局有官场解决不了的难题,社会上的事儿,尽管吱一声,我老侯给你摆平,保证不会牵扯连累到你。”侯吉说完又干了一杯,亮了杯底表明态度。

    庄俊生笑笑,点了根烟,看着侯吉说:“我最怕跟你们这样的社会人交往,我是司法人员,这可是大忌,不过我看你人还实诚,我就信你,以后真有事,我不会客气!”

    “那就好了,呵呵,啥也不说了,庄局的话,以后就是圣旨,我老侯也算在林海官场有个靠山了,来来,满上!”侯吉又给庄俊生倒酒。

    庄俊生却阻拦道:“行了,差不多了,我酒量不太行,上主食,我晚上还有个约会。”

    这顿酒,庄俊生跟侯吉把话都说开了,也就不担心他再去搔扰自己的父母家,殷九儿也就安稳了,想起殷九儿,庄俊生竟有些对她青春身体的几分迷恋,早早跟侯吉分手,回到了开发区别墅父母家里。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