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玄幻魔法 > 成为前夫的白月光 > 正文 第63章 第 63  章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成为前夫的白月光

作者:繁于

正文 第63章 第 63  章

    “别闹了别闹了!”江丹瑜笑得跑不动, 一只手撑在沙发上,半弓着腰喘气。

    周冗在她对面,面上也带着笑意。

    也许是这具身体比较年轻, 让他重新找回了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活力, 又或者,这具身体是完好的, 所以他永远不满足。

    不管做了多少次,都如此迷恋与江丹瑜的亲密。

    两人幼稚得要死, 围着沙发不知道跑了多少圈,他也很乐于跟她玩这种游戏。

    周冗笑着看她。

    江丹瑜自己投降,主动走到他怀里去。

    “你这身体素质我扛不住了,阿冗。”她撒娇。

    周冗亲亲她的额头, “不想要就算了,明天。”

    可是他退让了,江丹瑜却又于心不忍。

    想到他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过完了一辈子,心疼极了。

    “就一次, 今天的最后一次。”她说。

    “好。”周冗下巴放在她的头顶, 露出一个得逞的笑意,他就知道江丹瑜会这样。

    完事后江丹瑜趴在他胸口, 听着他的心跳,如此剧烈大声, 提醒着她, 此刻她正在周冗的怀里。

    “阿冗,”她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

    “怎么了?”周冗捉住她的手。

    “没事, 叫叫你。”江丹瑜脸贴着他的肌肤,身体是疲惫满足的。

    周冗不说话,帮她撩开汗湿的头发。

    “好想你。”她说。

    “我就在这里, 再也不会走了。”他说。

    “嗯。”

    一切都好像一场梦,她有时候也会害怕这是一场梦,或者是另一场游戏。

    她怕游戏结束,怕梦醒。

    恨不得和他一起变成两块金属,然后融化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每次从睡梦中醒来,都会下意识寻找他的体温,有时候他去做早餐不在床上,江丹瑜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要跑到厨房里去找他,找到为止。

    周冗虽然没有说出口,其实他也是一样的。

    不过他的睡眠要比江丹瑜轻,她偶尔半夜起来上厕所,明明动作已经很轻了,他也会醒。

    闭着眼睛在黑暗中等着,等她回到床上的时候将她揽回怀里。

    这具身体不是他的,他在这个时空早就死了。

    难怪当初江丹瑜会用那种方式跟他接触,原来早就知道他的结局。

    他不在乎这具身体比江丹瑜小多少,江丹瑜也不在乎。

    外人怎么看无所谓,两人的灵魂能在夜里依偎就足够了。

    江丹瑜缓过来,和他一起去洗澡,当他精心照料的玩偶,他细心到蹲身帮她擦干净每个脚缝的水渍。然后帮她涂身体乳,吹头发,他在做这些的时候江丹瑜就从镜子里看他。

    透过这具身体,仿佛看到的是真正的周冗。

    因为有血缘关系,所以其实这具身体有的地方挺像周冗的。身体的原主在打篮球的时候磕着头,昏迷了很久,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周冗了。

    他当了一段时间的植物人,在那段时间听见“他妈妈”和“他爸爸”在聊周彦辰的事,说他出轨,被原配整得够惨。

    他们说江丹瑜是个有手段的人。

    周冗才知道,原来伤害江丹瑜的那个人是周彦辰。

    狠吗?

    想到江丹瑜信中写的那些遭遇,他觉得她做的已经够克制的了。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是这样,周彦辰也是。

    听说他最后还是跟那个女的分开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在那之后还给江丹瑜打电话,他那时候就在江丹瑜身边,看她接起电话,她和周彦辰都没有说话。

    互相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她走了。”

    “嗯。”江丹瑜对他的事情已经不感兴趣了,也不知道他打电话过来的意义是什么。

    “她把我们的孩子打掉了。”他说。

    江丹瑜的牙齿咬紧。

    周彦辰苦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找谁说,竟然打电话给你。”他大概喝醉了。

    也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

    只能说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江丹瑜不想再和他废话,挂掉电话。

    周冗看她眼里有泪光,抱紧她,什么都没有说。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那个女人选择打掉孩子重新离开周彦辰重新开始,可是他怎么不想到江丹瑜的孩子是怎么掉的,他从不会心疼江丹瑜,哪怕现在打电话来也只是想倾诉而已,可惜他找错了倾诉对象。

    江丹瑜对他没爱了,当然不会心疼他,不会把他的事放在心上。

    周冗在这件事上不为难,周彦辰是他的侄子没错,但是不是现在,他们的关系停留在上辈子了。

    他只心疼江丹瑜。

    他搂的那么紧,像是怕她不见了一样。

    那样的孤独再也没有办法忍受了。

    在那之后,江丹瑜把头发剪短了,公司里对发色发型没有要求,她还去染了粉色的挂耳,她的事业和爱情回来之后,身体逐渐变得年轻,又或许是心态变好了。

    她每天和周冗一起锻炼,当了一对健身房情侣。身材也在变好,她对身材其实没有什么要求了,不管她怎么样,周冗都爱她,只是她之前因为烟酒导致身体不怎么好,锻炼之后身体各方面都好起来了。

    在健身房她还交到了几个朋友,大家都很羡慕她男朋友又年轻,身材又好人又帅。

    不过她们也欣赏江丹瑜的身材,前凸后翘的,女生看了都想揉一揉,男生哪可能抵抗这种诱惑。

    所以周冗同样是男性同胞羡慕嫉妒的对象。

    健身房里他搂着江丹瑜出门的时候,总有男人在看他们,他当然知道是在看江丹瑜,因为她如此完美,引人注目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他并没有因此限制江丹瑜穿什么,和以前一样,穿什么是江丹瑜的自由,她喜欢穿性感一点可爱一点都随便,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她,不让她遭受到任何骚扰和危险。

    有时候江丹瑜嫌有的衣服太暴露,征询他意见的时候,周冗还会说不觉得很暴露,她穿起来很好看,他知道她想要的答案。

    周冗放寒假的时候,江丹瑜请了年假和他一起去滑雪。两人说起上次去瑞士滑雪,江丹瑜平衡性不怎么好,滑雪的时候摔倒还绊倒了前面一个也是菜鸟的大哥,两个人摔到一堆。不过大哥也没有生气,大哥一家人和他们住在一个酒店,晚上还一起吃了一顿晚饭。

    江丹瑜很喜欢大哥的女儿,大哥看着人高马大的,小女儿嘟着嘴生气的时候他却像是手足无措一样,小女儿还跟江丹瑜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可爱又俏皮。

    两人说到共同的回忆,好像一起都历历在目,他们对此都感到轻松。

    滑雪教练还问他们是不是之前滑过,感觉技术还不错。

    他们相视一笑。

    周冗毕业之后他们就结婚了。

    他父母知道结婚对象是谁之后就暴怒,跟他断绝关系,但是这怎么能阻止周冗的决心,他还是跟江丹瑜领证了,她的父母知道他和周家的关系之后也忧心忡忡,但是看到他对江丹瑜的态度,又放下心来,那种爱的神态伪装不出来。

    江丹瑜离异后成长了很多,这是她父母都观察到了的,她眼神里对这个男生也满是爱意。江丹瑜说两人买了房子,而且房产证上写的江丹瑜的名字,是属于她个人婚前的财产。江丹瑜现在的收入虽然还不错,但是想这么快买到一套房子还是很难的,所以那个男生也出了不少钱。

    她父母以为是他家里出的钱,来江丹瑜家里的时候,还主动下厨给他们做了一顿饭,手艺非常不错,也都是江丹瑜喜欢吃的菜,他们综合考量下来,想着他对江丹瑜不错,也就同意了。

    人生在世,何妨一试。

    婚礼上来的人不多,是江丹瑜的朋友和周冗的室友,还有她父母。

    每一个都衷心祝福他们。

    他们住进了新的婚房,这是周冗用江丹瑜的钱当本金投资盈利买的,他活了很久,对未来的行业走势和股票都了如指掌,他们以后不会缺钱。

    江丹瑜还笑他:“哎呀,那你没想到记几期彩票号码?”

    周冗说:“记了。”

    详细的日期不记得了,只记得在未来某一年的八月份,有人中了一期四亿的彩票。

    那组号码跟江丹瑜的生日很像,他看了一眼就记下来了。

    他这么说以后,轮到江丹瑜呆了。

    “不会?”

    “骗你干什么?”周冗于是把那组号码背了一遍。

    江丹瑜愣了一会儿,然后喜笑颜开。

    “好呀好呀,之前都是靠奋斗赚钱,这次终于有机会体验一下不劳而获的快乐了。”

    然后就开始规划那些钱怎么用了,以前她总是忙着工作,忙着这个忙着那个,都没有空享受自己赚的钱,这次终于可以好好感受一下巨额财富带来的快乐。

    说起来还挺傻的,怎么她就不记得去买彩票。

    明明她有那么多机会记个七八期的,还用得着自己那么努力那么辛苦吗?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周冗,周冗却没从她眼里看到遗憾。

    江丹瑜还在絮絮叨叨,说着给她爸妈买房子买车子的事情,眼睛慢慢闭上了。

    周冗关上灯,在黑暗中抱紧她。

    “周冗?”她像是惊醒一般,叫着他的名字。

    “我在这里。”他轻抚她的背。

    慢慢地,她又松懈下来,喃喃地说着什么,又睡着了。

    “我也爱你。”周冗说。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