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来读往 > 玄幻魔法 > 御赐小狂妃 > 正文 第人127章 月舒让人面前一亮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御赐小狂妃

作者:端端宝宝

正文 第人127章 月舒让人面前一亮

    更不需说,要让你们这些长者看到他们日日受煎熬,

    说来到那时先反悔的必定是你们,如果这样,那我还不如不干。”

    听到他如此说,老太君一脸郁闷,

    原先那手段他也不会保证一定会活下来啊

    所以她点了点头,也没对欧阳君如此没尊卑的讲话方式发怒:

    “我确定,到那时绝对不会有人来烦你。”

    欧阳君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赞成了下来。

    他只是是嫌到那时要在韩府呆之时久了,

    觉得烦心罢了,如果老太君赞成了不会有人打扰,

    这老太婆讲话倒是的确很讲话算话的,那留下这儿倒也没关系。

    能趁机多点时候研究研究那俩豆芽菜身上的蛊毒,倒也很好。

    只是他料到了一个问题,启齿求教:“这个解决的方式,是谁告知你的?”

    说罢他便觉得自个这个问题问的十分多余,因为这里面似乎就只有一个外人。

    他详细地端详了林秋海一眼,看的林秋海身上鸡皮疙瘩直冒。

    欧阳君最后满意的把那逼死人的眼光收了回来,

    意味深长的微微一笑:“很好,小姑娘胆子很大。”

    他笑的眯入眼,很好,有人背着他拆他的台,这还是头一回。

    所以他考虑,很好的给这个胆大包天的人一个教训,

    也好叫人知道,老虎的屁股是摸不得的,而他欧阳君的台,更加没人可以拆的。

    欧阳君开了口,朝林秋海答道:

    “对了,既然这件事她如此清楚的话,不若让她留下来帮我。

    你这儿有俩人,我一个人难免会有些分心,

    到那时如果粗心大意了,那可就不佳了。”

    他一启齿说此话,老太君和林秋海全呆住了。

    老太君立刻摆了摆手:

    “这件事不行,秋海是林府的嫡长女,

    更加个未出阁的黄花小姐,怎能容你这般胡闹”

    林府的嫡长女?欧阳君蓦地低笑出声:

    “您不会以为我对如此一个小妮子片子有什么企图罢?”

    他上下端详了林秋海两眼,摇着头啧啧出声:

    “我也只是是瞧她对此事甚为熟识,能随着我帮助罢了。”

    被他略带轻视的眼光上下端详,林秋海的脸顿时红了。

    不是羞涩,而是被气的。

    她捏了捏自个的拳头,尽量使得自个面上的神态不那么扭曲僵硬,

    她显出一个自以为随和的浅笑:

    “既然欧阳君都如此说了,我又如何能推辞呢?

    只是是帮助而已,身旁总是有婢女嬷嬷陪着的。”

    只是那浅笑落在欧阳君的眼中,就是十足十的挑衅了。

    他垂下眼,刚才还有的浅笑立刻隐没了,突显面无神态。

    他捏了捏自个的袖口,将之向上挽起,踏步走进了里屋,

    没有回头启齿答道:“既然你赞成了,就跟进来帮助。”

    这般正经认真地样子,倒是让林秋海憋着的口气上不来。

    “秋海,你休要置气,这件事你别搀和进来了。”

    老太君阻止了她,面上满是担心:

    “这个欧阳君的脾性忽冷忽热的,阴晴不定,只怕你到那时是要吃亏的。”

    林秋海面上一红,梗着脖颈不愿低头:

    “老太君多虑了,正如他说的的,

    这仅仅是是为了涯公子和倾歌妹妹的生命罢了,哪有什么别的事?

    再则说,身旁总是有人的,君子不欺暗室,咱们坦坦荡荡的,不会有人说的。”

    看到她的这幅神态,吃盐比她吃米还多的老太君还有什么不懂的?

    摇了摇头:“不论如何,这件事我不会赞成,你且回去。”

    林秋海还想说些什么,被老太君眼光那般盯着,也只好把话吞进腹部里了。

    闷声启齿:“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

    续命汤倒还好说…可是天香续命膏,现今又要去哪里弄来呢?

    老太君皱着眉坐到屋子里面,心中忧虑不已。

    府中原先还是存了一些的,

    不过这些年来零零碎碎的都用的差不多了,

    再要去找,可就难寻到了。

    天底下会做这天香续命膏的人本就不多,

    后来还都被皇家收拢了去,以免这等药物流落民间。

    而这膏药的制作工艺十分烦躁枯燥,

    后来便没关系人乐意去学,即是有心去学的,

    也无法寻到真正的好师父。

    再到后来,即是有这个时机有这个心的人,

    毕竟年龄太轻,作出来的膏药不佳,

    寻常人家用不上,富贵人家不愿用,便这身份便难堪了许多。

    那天香续命膏来到今日,已经是万金难求,只有宫中的一些老师父还有这门手艺。

    毕竟这大多是拿来救人的,如果膏药不佳,

    吃不死人也就罢了,吃死人了那可就是要陪葬的。

    用这个的大多全是权贵人家,所以时间久了,真正有心去学的人也不敢再去了。

    命只有一条,死了多不划算?赚钱的路子千千万,不是就这一条死路非走不可的。

    所以,即是以老太君的身份身份,也无法在锦州能求的到一份。

    她皱了皱眉,看来必须得派人去京都一趟了。

    老太君还在屋子里细想,

    外面传进了许家嬷嬷的声音:

    “老太君,五小姐院里的婢女月舒求见。”

    她正心烦,便开了口:“不见。

    ”

    门外便传进了月舒清脆的声音:

    “老太君,下人所带给的是关于五小姐的动静,还请老太君让下人进门细说。”

    关于五小姐的动静?

    老太君皱紧眉心,在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关于韩倾歌的动静?

    她忍不住有了一些新奇:“你进来罢。”

    当月舒踏步进来之时,老太君忍不住面前一亮。

    这个月舒梳着的是婢女们常梳的发型,

    身穿的是最简朴的衣衫,可是穿在她的身上,偏偏就似乎有一种秀美艳丽的觉得。

    似乎面前的婢女不再是婢女,而是怡翠楼中的精心调教出来的舞姬一般。

    却又偏偏比舞姬多出一份清纯,少了一份风尘,真是难得的尤物。

    老太君心中暗叹,怪不得自个孙女儿当时见了她就想留下身旁,

    也幸好留住她的,是孙女儿,而不是孙子。

    不过年龄这点大就如此艳光焕发的,

    长大了可怎么得了老太君在心中争论着,

    看来日后得想个因由将她给打发出去,省的后院起火,惹得家宅不宁了。

    月舒盈盈的行了一个礼:

    “老太君,我家郎君说,您现今想来在苦恼天香续命膏的事。”

本书互动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排行榜-在线书库-最近更新-最新入库